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主巴瑟】It is a small world 【Cha.03】

※依旧是脑洞大破天的一章~


※Cha.03

 

 

比尔博从椅子里蹦了起来,巴德的反应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他本想,身边多出现几个巫师能帮助这位麻瓜家长更好的接受提尔达的身份,可似乎起的是反效果。

“铃~~铃~~”

门铃有规律地响着,似乎按门的人很有耐心。

巴德抹了把脸,他的双眼通红,额角血管蹭蹭地跳着。

“我去开门,”他撑着膝盖站起来,努力平静地对比尔博说,“请稍等,关于……巫师,我还有点事想向你咨询。”

比尔博点了点头,喉间发堵。好在,事情还是按照他期待的那样发展下去了。

 

事情总不会更糟糕的。

巴德解开衬衫最上面的那颗纽扣,血气翻涌的燥热让他很不舒服。

很好,他知道了,雪歌和提尔达是巫师,她们会在一座叫做霍格沃兹的学校上课。

而瑟兰迪尔……巴德知道那跟自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所以他该尽快忽略胸口传来的闷痛。他们如今只是普通的邻居,有点尴尬的那种。

上帝关了门,总会开扇窗户。

 

巴德灌了口啤酒,拉开房门。感谢上帝,他至少有罐啤酒。

门外杵着两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大汉。

对于自己的身高,巴德从来都是很满意的,一米八多一切都刚刚好。可今天他大概是第一次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太矮了一点?否则怎么会觉得自己好像树荫下的蘑菇堆。

这两个人分别是瑟兰迪尔和索林,上次来他家检查情况的警察之一。索林的脸色阴沉得吓人,丝毫不像上次那个严肃但十分礼貌的警员。

索林一眼就看到了客厅里的比尔博,当然对方也是,比尔博赶紧走了过来。

巫师先生拍了拍索林的肩膀,说道:“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还和瑟兰迪尔一起到啦。”

看见站在索林身边显得格外娇小的比尔博,巴德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的悲剧。

命运都是需要比较的。

“我们得走一些手续,关于修理费用的问题需要巴德你和瑟兰迪尔协商一下。”

“我们不需要什么修理费,”从门口就沉默着的瑟兰迪尔开口道,他撇着一边嘴角笑道:“我跟巴德原本就打算打通后院。”

“什么?”

巴德看着瑟兰迪尔,突然觉得有点危险。瑟兰迪尔很少露出这种表情,而他这么笑的时候,通常都代表着一些不大好的事情就要发生。

“我们是一对,”瑟兰迪尔款款走来,搂住了巴德的腰,“这没什么奇怪的,对吧?”

……

看来上帝的确给他留了一个窗户,腰上被瑟兰迪尔悄悄掐住的巴德想,只不过是拿着这扇窗户狠狠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索林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去,如果不是屋子里氛围奇妙,巴德几乎要为这戏法鼓掌欢呼了。

警察先生沉默了几秒钟,突然牵住了旁边比尔博的手,以一种非常霸道的口吻宣布。

“既然你的工作这么顺利,晚上我们可以在你家吃点大餐了。”

“你这妄自尊大的毛病真是一点没变,”比尔博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瑟兰迪尔赶了个先,“看来多年的底层工作并不能教会你如何沟通。”

虽然警察确实会接触到很多流氓和罪犯,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是底层工作。至少大部分警察不会心平气和的接受这种嘲弄。

就看到索林眼睛都不眨的拉着比尔博。

“我在全心全意追求一位绅士,瑟兰迪尔。”索林淡淡说道,他的嗓子有种低哑的音色,十分特别。“跟你这样三年换了七位床伴的情况完全不同。”

然后索林极其郑重地对巴德说:“如果你真的在跟他交往,我想你最好先带他去做个身体检查。”

巴德觉得自己的腰一定被掐青了,瑟兰迪尔没有他的表情那样平和,这家伙已经火冒三丈了。

“不劳你操心,”瑟兰迪尔笑眯眯的,“麻烦你尽早带着你的心上人离开我男朋友的房子。”

“否则我恐怕接来下发生的事情会让你这老年人无法接受。”

……

看着同样处在风暴中心的比尔博露出惊讶的神情,巴德不禁扶额,觉得自己今天知道的太多了。

这个索林,大概就是那个索林。

瑟兰迪尔的初恋男友,顺便也是他这辈子最厌恶的男人。

 

 

—TBC—

PS,CP确定一定肯定是巴瑟、索博。关于瑟兰迪尔跟索林~容我之后慢慢解释~23333

以及……男人之间的扯diao大战真的好难写啊……哎……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