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Thilbo】第二次旅程—7

7

 

啪嗒——啪嗒——

脚步声在他的洞穴里飘荡着,这通常意味着这里的主人心情并不太好,因为大多数时候哈比人走起路来都是轻飘飘的,也许比不上精灵那样,但绝对不会在铺满了厚毛毯的地上弄出这样大的动静。

很显然Bilbo有些焦躁,他甚至在自己的书房里抽起了烟草,要知道他门口的长椅才是平时干这事的去处,何况书房,在这里叼着烟斗简直是不可思议。

Thorin并不讨厌烟草的味道,某种方面来说,他也很喜欢那种辛辣的刺激。但这不代表他愿意把自己闷死在哈比人的房子里。他上前握住Bilbo的手,带了点强制性,把那根烟斗从Bilbo的嘴巴里抽了出来。

“我亲爱的朋友,如果有什么困扰了你,你可以告诉我。”

而不是把我们俩一起熏死在你的书房里。

Thorin挨着Bilbo坐了下来,把烟斗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尝起来还不错,可这烟斗对于Thorin来说有些小了,它还不足Thorin手掌的一半大小,即使对Bilbo来说已经足够大了。

“你不该打扰我,我在思考如何才能让你找回记忆。”

没有了烟斗,Bilbo觉得那些焦虑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脑子里。他是个出色的飞贼,但是做一个医生,面对一个失去记忆的病人,这确实太为难他了。

“可我只看到你试图把我们俩一起闷死在这个房间里。”

Thorin砸吧了几口烟斗,给那些要闷死他们俩的雾气又加上了一些。

Bilbo叹了口气,他永远没办法赢过Thorin,至少在口才这点上,毫无胜算。他走到窗户旁边,打开它们。直到这会才发觉,如果不是Thorin提醒,也许他会成为Baggins家第一个死于窒息的成员。

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一起漏进屋子里,穿过那些烟雾的时候好像被赋予了身躯一样,有些好看。

俩人的目光顺着那道最大的光束,它直直落在Bilbo的储物箱上,Thorin看见一闪而过的光芒。

“那是什么?”

他打量着这大箱子,里面有好些Bilbo收集的地图、书脊,而那件发着光的银色软甲看起来就特别的突兀。那不是Bilbo会去收藏的东西。

Bilbo也看见了,是那件秘银甲。他飞快地低下头,捏了捏发酸的鼻子。

代表他们友谊的礼物还在这,可送他东西的人,却已经把一切都忘记了。

“咳,嗯,那是……”

“……秘银。”Thorin低声说,“我认识,这是秘银甲。”

他从箱子里抽出软甲,它那么轻,那么薄,闪烁的光看起来就是流动的水银。

“它是属于伊鲁柏的宝藏,怎么会在你这?”

Thorin着迷地盯着秘银甲,没法把他的眼神从上面移开半分。

“Thorin,”Bilbo停了下,他的喉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那儿。“那是你送给我的。”

拜托,记起点什么。

Bilbo祈祷着,在伊鲁柏,那些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他能记起来一些。

友人的呼唤让Thorin回过头来,他花了一会去消化刚刚听见的内容。

         “Bilbo,抱歉……”

         然而他什么都想不起来。那些烟雾,好像不仅仅堆积在这间书房里,它们充斥在Thorin的大脑里。把那些重要的,不可舍弃的珍贵宝藏牢牢藏住。

“没什么,至少,至少你认出了它是什么。”

Bilbo笑了笑,发现这个动作变得很难。

“当你看见它,就知道它是什么。”

“当你……看见……”

         Thorin试图抓住Bilbo,哈比人嘟囔着踱开步子,烟雾从他的身边散开。他越走越快,突然猛地一下停在Thorin面前,眼睛里闪闪发光,比金子还要明亮。

“就是这个!我知道了,Thorin,我知道要怎么帮你找回记忆了。”

“我们必须出去,去孤山,去看看一路上经过的地方,你一定能想起点什么。”

 

=================================================

终于算是和题目扯上关系了啊,经基友提醒才发现……已经写了两个月了……Orz再一次给自己的手速跪了……【PS这段其实我觉得挺啰嗦的……不过烟雾缭绕的那个场景有点美好,实在不忍心删掉……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