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星顺懂】【狙组大三角】海草·番外

※CP:罗星X顾顺X李懂


→_→因为确定小本本赶不上CP22干脆就把番外丢出来吧……


以下正文:


李懂到的时候罗星穿着黑色作战服。

衣服看着有点紧。

罗星察觉到他的眼神,笑笑,摸着肩膀上的国旗袖标,说:“三个月没练,长肉了。”

 

罗星住的是单人间,病房里收拾得很干净,白色的柜子和椅子规规矩矩的待在应该在的地方。窗户正对着医院的小花园,碧蓝的水池偶尔还能喷个泉。

只是病房里那股子消毒水和药瓶的味道,无论如何也消散不去。

 

李懂把自己放进床边的椅子里,没碰扶手,臀肉都只挨着三分之一,脊背挺直。

“罗星,”他说,嗓子有些哑,“我……”

“哟,李懂你到了啊。”

门豁然洞开,顾顺迈着大长腿,步履如风的就这么往病房里蹿。

手上两个大塑料袋子,哐哐当当装了好些个水果。

一看就是医院后门小卡车上买的。好不好吃另说,新鲜倒是十足的新鲜。

他瞅了眼坐那都跟立军姿似的李懂,大咧咧扫了一圈,然后一屁股坐在罗星的病床上。摸出个水果刀就开始剥芒果。

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叨叨。

“这边环境医生挺好,就是水果啊老不给我们吃。难得不随舰,这些芒果可算是有机会吃了。”

红海行动之后顾顺也受了伤,就近医疗就给他安排到了罗星这一家医院。罗星这手术之后还在恢复期,顾顺已经做好复健满医院的调戏小护士溜弯了。

按他那脾气,估计连医院外面几条小巷,几家夜摊都摸了个遍。

芒果香甜的汁水沿着顾顺的手指,有一些淌到了他的掌心。

李懂低着脑袋,看了那剥了皮的水果,咚咚作响的心跳声散了开去。

罗星摸了摸脑门,说:“顾顺,凌教授给我列的菜谱上没芒果。”

“那不能吃的单子里也没啊。”顾顺舔了下自己的手,把剥好的芒果递给李懂。

“吃吧,哥请你的。”

李懂小仓鼠似的接了,望了望罗星。

两人就“顾大少荼毒多次心得体会”无言地交流了一番,李懂就没说话,乖乖啃了两口。

甜,香。

比舰上的香蕉好吃多了。

那边顾顺快手快脚的已经第二个芒果都削好了,直接塞自己嘴里,他那吃相可比李懂豪迈多了。

罗星左右看看,没忍住:“我的呢?”

你说你来看望战友,哪有带了水果不给病人吃的。

顾顺丢给他一只香蕉,忙着啃芒果呢话都不高兴说。

一脸的,为你好不用谢我。

李懂没憋住,噗嗤一下咧开嘴笑出了声。

 

罗星那眉毛压了压,八字的,看起来挺丧。他摸了香蕉,是个小米蕉,捏着头,右手掰了两下才把香蕉皮给剥了。这个头也就塞他一口,换成拉练的时候,早饭都嫌少,只是这时候吃下去胃竟然有了饱胀感。

罗星愣了愣神,把香蕉皮丢进垃圾桶里,开了口。

“其实这次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再见见你们。”

这话可能说得有点怪,罗星说完自己也笑了。

“的确也有个事要商量。”

对此,顾顺从鼻子里哧了口气,用脚指头想都不觉得罗星会跟人商量。

倒是李懂,眼睛晶亮地瞧着罗星:“你说,我一定帮。”

罗星拳头捏了捏,李懂那茬短短的头毛跟队长地里的大白菜似的,勾得他特别想捋一把。

“行,没白疼你,”罗星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一张纸,整整齐齐的叠着,看样子平时是塞在信封里的,“帮我签个同意。”

纸头还没到李懂手上,就被顾顺劈手夺了过去。

他动作快,吃完芒果手都擦好了。

低头一扫。

手术同意书。

 

这东西一般不会递给战友。只是罗星递给杨锐的时候,蛟龙的队长,抹了把脸,深深吸了口气。

他说,这事他绝对尊重罗星自己的意见。

但是有一点,罗星必须把这事跟顾顺李懂两个,说清楚了。他俩都同意,杨锐才会过。

罗星被杨锐干脆有力的话炸了满头满脸。

大家都是一个队里的,杨锐又是多年的军官。要说他一点没看出来,罗星是不信的。他只是觉得,这事都能处置得如此利落,队长的能耐,深不见底啊。

顾顺看得快,其实他抓着开头的特别实验室,手术计划,这两处关键,心里就明白得七七八八了。

毕竟军里这么多年,又是精英狙击手,怎么也都风闻过。

倒是李懂,等顾顺抬了头,才把单子拿到手里,一字一句仔细读了。

大意是这次手术会用到较为先进的技术,风险未知,需要取得家属同意。

他们做特种兵的,服役期间档案全部封存,国安系统里都是不可查见,这种时候哪里去找家属。

一般都是所在队伍的直属长官,如果杨锐没有对罗星提出这个要求,恐怕直到手术结束,两人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上次手术不是才做过?”李懂盯着风险未知这几个字,说话都急了。“医生不是说你的脊椎恢复良好……”

“上次手术是两个月前。”

顾顺手肘撑在腿上,给自己倒了两颗口香糖。

“这个准备什么时候做?”

“顾顺!”李懂眉头紧皱,眼神像刀子一样落在顾顺身上。“这手术成功率都不知道,你……”

“成功率多少罗星自己有数,你别猴急白眼的,让他说。”

顾顺嚼着口香糖,吐字还挺清楚。

李懂跟着顾顺的视线落在罗星脸上。

罗星这段时间其实养得很好,这医院的伙食档次和医疗水平一样高端。但是即使是往常的极限训练里,李懂也没有在他脸上见过这么明显的疲惫。

仿佛从骨子里往外冒着的疲倦,几乎要将罗星整个人都淹没了。

只是他的眼睛里还有一点亮光,像夏夜海面上倒映的星星的影子。

影影绰绰,忽隐忽现。

“上次手术是五十三天之前;这次之前我要先进行一段时间的复健,时间不会少于一个月。”

罗星轻轻掀着嘴皮子,一连串的话跟背指令一样甩了出来。

“至于手术成功率,有这么多。”

他说着,左手并了大拇指和小拇指,竖着朝两人晃晃。

李懂松了口气,小声:“三成。”

顾顺没说话,从看了这同意书开始他就有点不对劲。特别实验室,这几个字像染了血一样烙在顾顺脑子里。

这地方不什么好去处,顾顺再清楚不过。只是关于那里的事情真真假假,乍一听闻,竟想不起来哪个是真。

他一定漏掉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信息。

“教授说我体质不错,成功率比别人要高点。”

罗星眼神飘了飘,说:“我还有个事。”

顾顺突然就炸了,“你他妈的能不能一次说完!”

他满脑子都在搜罗特别实验室的信息,对罗星的吞吞吐吐颇为不耐烦。

“顾顺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李懂立马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不行就出去。”

罗星揉了下太阳穴,叹了声,觉得头大。

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顾顺、李懂,我喜欢你们,你们俩。”

顾顺猛吸一口气,口香糖差点堵在喉咙眼里。

李懂直接蹬蹬蹬退到退无可退,一边膝窝顶着他之前坐的椅子扶手,战战兢兢,要不是后面还有堵墙,估计就直接坐地上了。

他们都想在罗星脸上找到一点开玩笑的痕迹,或者试图从罗星的语气里解读出一丝调侃。

然而他们又都那么了解罗星,清楚地知道。

他不是在开玩笑。

罗星看着两个人瞪大眼睛的傻样,看着他俩下意识的把目光偏移开对方的模样。心里混杂着淡淡的失落,那一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踟蹰,就散了。

“我知道这事挺混账,不过反正你们也好上了,我手术回来,咱们三,就在一起吧。”

“谁、谁跟他好上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过,你哪来的自信我能看上你?”

李懂顾顺一前一后的嚷了起来,一个急切一个狡辩。

罗星也不说话,就勾着个唇角看他俩。

直把两个人看得都心虚的撇开脸。

“李懂,我一直在想,等你什么时候有爱人了,大概也就明白咱俩之间那点。”

罗星笑了笑,“我就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跟着顾顺学的明白。”

李懂一下子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顾顺看自己又躺枪,张口就来:“我怎么了我,我还不够好啊,这说明我比你优秀。”

“你优秀,你也没瞧上我。那你给我说说,‘水稻’那次,怎么就一连安了七八个套就想撕了我裤子?”

哐当,优秀生顾顺也没躲过罗星的一枪必杀,给端了。

 

病房里迷一样的粉红色氛围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

不等有人应门,护士姐姐……阿不,护士长阿姨就走了进来,她推着个置物架,上面摆了几剂针管,下面帘子掩着,听声音也是有东西的。

人过中年的护士长先是环视了房间里的情况,芒果的味道还没散呢,看到罗星床头的垃圾桶里只有一只香蕉皮,板着的面孔才稍稍柔和了点。

至于两个坐立不安的年轻军人,在护士长久经风浪的人生里,大概属于那种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的小过客。

“换药时间,你们先回避一下。”

护士长的声音其实十分好听,清清亮亮,说话的时候要是带着几分暖意,一定能引得人待在她身边,就想多听听她的声音。

只是这会她的语气里只有不容置疑的指令,饶是接惯命令的军人,听得也有些脊背发凉。

“于姐好啊。”

罗星干笑着,脸上的表情有点僵。

看那粗壮的针尖,李懂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顾顺捏着肩膀推走了。

房门贴着他俩后脚跟关得严丝合缝,李懂偷偷瞄了门上那玻璃窗。

于姐先是给罗星床下塞了什么东西,然后给罗星打了一针。

后面还想再扒会窗户,就被顾顺拽走了。

 

今天连着被顾顺拦了好几次话头,就是李懂也有点恼了,被顾顺裹挟着拉到洗漱区之后,李懂反手掰开顾顺的钳制,把人堵在墙角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顺看着李懂眼睛冒火的样子,心里就堵得慌。

“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你想。”他顺着墙滑了些下来,膝盖曲着,恰好可以平视李懂的眼睛,“李懂,你想做什么?”

“我就看看星哥,我就想……帮帮他。”

李懂的声音也弱了下来,想起罗星摸着国旗的样子,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有些话,不能提,不能说,若是戳破了,就是将那血淋淋的伤口撕开了晒在阳光底下。是腐烂,还是重生,谁也不知道结果。

如果连他,任务里、舰上训练、甚至难得靠岸,如果连他李懂都忘不掉两人搭档的日子,那么罗星呢?他一个人在那张狭小的病床上,究竟想了些什么。

李懂只要一想到罗星一个人面对那么多手术和诊断,他的心脏就抽抽着疼。

 

顾顺抹了把脸,看着李懂受伤的眼神,心里的话还是没说出来。

可你当着罗星的面,连一声哥都喊不出口。

顾顺知道李懂对罗星是有愧疚的,只是这愧疚,罗星不会认,他自己做的决定,就绝不会让别人来抗。

“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罗星他是知道的。”

“我知道,”李懂急着争了一句,“我知道,可是我就这么白白看着?”

“那就别看。”

顾顺揉揉李懂的头毛,挺硬的,扎手。

他的病房就在罗星的同一层,三个月以来,顾顺跑来看罗星的次数却连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不是不想念,也不是对你忘了情。

只是怕他眼里藏不住的心疼,戳伤你辛辛苦苦维持的壁垒。

李懂梗着脖子,有时候是真的羡慕顾顺,就像他在任务里说的那句。

子弹,是躲不掉的。

多么简单,多么轻松。

好像把一切生死看淡,却又牢牢的抓着他的那把狙,谨守他作为军人的职责。

那么洒脱的澄澈目光,竟叫人一时蒙了心神,也忘了平日里是个多么气人的混球。

他做不到。

 

“那天,是我不好。”

我知道你喜欢罗星。

“可是我喜欢你,李懂。”

我也喜欢他。

“我也喜欢罗星。”

李懂猛地别过脸,眼里的伤感还来不及退开,就被惊慌打乱了神色。

“这次又给罗星抢先了,”顾顺笑笑,道:“你们两个我都想要。”

“顾顺,你跟罗星……”

“我们、我们一样。李懂,我不是要逼你做什么决定,我只是告诉你。”

又来了。

李懂只觉得脑子里一半是冰一半火。

手术的事,表白的事。

顾顺,你混账。

为什么连这种话你都说得坦坦荡荡正大光明。

三个人。

三个人……

“我们回去看看星哥吧。”

“行,走吧。”

顾顺牵过李懂的手,简简单单,就好像他们合该就这么牵着手,去看一个人,一个他们俩都放在心里的人。

 

他俩回去的时候病房里已经多了一个人,白大褂,戴一副黑框眼镜,年纪不大,正和罗星聊着。

见他们进来,偏过头来,看是两个硬朗的年轻人,面上露出了然的笑容。

“是罗星的队友吧。”

那笑温温和和的,一时像暖阳夕照,对着他,就连李懂绷紧的神经都松了不少。

“我姓凌,是罗星下次手术的主刀医生。”

李懂瞧见他手里拿着一册纸,印着密密麻麻的数据,还有墨蓝色的字迹,字很小,看不清楚。

“凌教授,我们……”罗星擦了擦手,欲言又止。

凌教授细细的眉峰一挑,“还没谈好?”

想着也是,毕竟风险那么大。

他转身冲顾顺李懂开口,神色飞扬:“这个手术,技术上比较新,但是这是目前最好的手术方案。成功的话,罗星不仅可以站起来,我们有信心帮他恢复九成的作战能力。”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语气里满满的是对手术的自信。

其实凌教授说的很保守,如果只是救回一个伤员,国家不会对项目这么重视,但是现在,他能说的就这么多。

李懂看他就要离开,没忍住,把人拦了下来。

“凌教授,30%的成功率在你们那,算高嘛?”

凌教授被他问的一愣,然后抿唇笑笑,说:“很高了。”

他说完,回头看了罗星一眼。

 

三成,李懂握紧拳头,三成的成功率,还是很大的。

顾顺刚刚全程都没有开口。

他看着那个凌教授,突然就想起来了。

顾顺入伍之后的第一个搭档,当年就是被凌教授带走的。

五年了,顾顺再也没见过那个搭档。

只知道他没有退役,但是任务里也再没听过他的消息。

罗星看着两个人堵在自己病房里,沉默得像两堵墙。

“罗星,这个手术。”

顾顺皱着眉头,他其实想的是尊重罗星的选择,只是一看到凌教授,那个了无音讯的同伍,就像根钉子扎了下来。

“我要去做。”罗星向后靠在枕头上,于姐看着面冷,待他却是很好的。

“拼一把就能站起来,我要去。”

李懂没吭声,上去拽住罗星的手,一根根的,把罗星的手指头都攥进手心里。

那脸色看起来有点怪,两人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罗星的床单上有一块浅黄色的印记。

那是刚刚插导尿管的时候留下的印子。

罗星面色如常,顾顺不说话了。

“星哥,我们去做手术。”李懂哑着嗓子,说得很慢。“做好了,就能恢复的。”

 

凌教授看罗星的眼神落在门口,那里已经连两个人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你还是不打算跟他们说清楚吗?”

“3%还是30%,只要成功了就都一样。”

如果失败了呢?

脊椎手术的风险性,就是交代在手术台上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凌教授没问,他知道罗星不在乎。

“罗星,你图什么呢?”

“哪有图什么,难不成就这么瘫一辈子。”

就算是赌输了,你们也还有彼此。

“你不后悔就行。”

罗星笑笑。

他们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他又有什么可后悔的。

后面,后面就是他一个人的战斗了。


—FIN—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