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白戬】斗鸡走狗-04

※端午第二天开始咽喉炎+低烧……今天还在吃消炎药……思路都有点对不上了……哎……


04

 

 

 

 

“二郎神!”太白的声音直接升了一个调,“你偷袭。”

“不是杨某人,是那柱子。”杨戬曼斯条理地蹲了下来,“可见星君的行径,连这无知无觉的俗物也看不下去了。”

“你……”

太白给胸口压着自己的石柱堵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你你你你,你个二郎神,披甲蹲,也不怕夹着蛋!

太白眉毛一扬,瞧在杨戬眼里,那半截月兔脚毛活像个兔子撅屁股,禁不住嘴角一抽。

“嘿嘿,真君,你跟我比划,哪有偷袭的道理。”太白赶紧改辙易弦,“莫说我之前没有什么不是,便是有,你这会也该消气了吧?”

盯着杨戬脸色的太白,看那坚毅的侧脸,眉眼低垂,密睫轻颤。忙吞下口水,继续好言相劝:“不如,不如就将我放出来吧。”

杨戬见这太白被三个大汉合抱才能圈住的柱子压在地上,灰头土脸,嘴角耷拉着,便是朝他谄笑都扬不起来。施施然勾了勾唇角,回道:“好啊。”

奇怪了,太白噎了个满脸通红。他怎么又吸不上气了?

哎,你说,这二郎神堂堂一介战神,长得如此……如此标致为何呢?这不是抢他太白作为仙界第一偶像谐星的粉丝么。不,他太白金星不能这么自大,他们俩个正好可以组成一个组合,太白逗来二郎美~这受欢迎程度不是蹭蹭地就上去了,绝对能比炎帝黄帝那俩恶意卖腐的人气高。

“只要你先将那小白鼠交出来给我。”

哗啦啦,太白的美梦碎成了玻璃渣。

“呵呵,呵呵,”嘴巴一咧,太白那一口大白牙笑得十六颗都出来啦,“不行。”

杨戬也不恼,显然是没觉得太白能乖乖就范。他撩着太白那拂尘的须儿,银丝毫发在他指尖流过,像是淌过乳白的星河。

“哎,那我只好撕了你的袖子。”

说着,竟真的伸手去掀太白的领口。

 

“娘娘,这异种有灵,若是杀了实在可惜。不如送他去人间一遭。若是心性周正,或许能修得法力,上至天庭呢。”

正殿之上,太上老君略一拱手,便侃侃谈道。

实在是今日为了这只鼠儿,王母娘娘已经犹豫半晌了。

这私闯天庭实在算不得什么重罪,何况虽啃了些许仙植,也不是名种,倒也无甚损害。

只见坐在玉帝身侧的西王母锁眉轻解,颇有深意地瞥了老君一眼。

“老君说的不错,便就罚他轮回三世吧。若三世之后灵根尚存,就由得他修行去。”

人间百味,莫说三世了,便是一遭,就能将多少仙风道骨磨去。只是权衡相看,这样的责罚也委实算是轻的了。

就是不知道,这只小白鼠,三世之后可还有机缘了。

“至于那太白金星,”说完了老鼠,那个为了这小畜和杨戬大打出手的太白金星,王母娘娘正色吩咐:“就罚他在柱下思过吧。”

下列众仙都是心知肚明,太白这样的闲散神仙。就是和杨戬动手,也不过是送上门去挨揍的。说是思过,人在二郎神殿内,什么时候放出来还不是杨戬说了算。

诸事议毕,杨戬这便要擒这小白鼠送去轮回。临走之时,匆匆拦下老君。

“老君,”无论太白如何耍滑,他究竟是与老君兄弟相称,只是这天上诸般仙神,却没有一个晓得其中缘由。

“呵呵,真君不必多言。”老君那漆黑拂尘轻摇,“太白生性散漫,这次受罚都是他的错处,真君无需介意。”

“多谢老君。”

“不用谢我,我也是受人所托,你还是先瞧瞧你身后吧。”

就见那只名唤阿昭的猫儿,不知何时缀在杨戬身后,更有一人,身着襦裙对襟齐腰,束之以带,腰间悬一玉色阴阳鱼坠,臂挽素锦帔帛无风自起。她站在那里就好似一株花、一棵草,只以为她就该在此处,不兴波澜不起尘埃。

来人正是九天玄女。

杨戬见之一惊,忙见礼道:“小神见过玄女娘娘。”

自王母娘娘迁至天庭,西昆仑便由这位女仙独掌,沧海桑田,古神大多隐去,唯独这位九天玄女还时有现身。杨戬对这位上仙了解不多,此刻见礼也只守了后辈身份,却不晓得便是王母、老君在此,见她亦是小辈之仪。

玄女凤目翕张,受了他这一礼,说着:“你既然还要送这老鼠轮回,那就路上说话。”

她伸手捏了个法诀,就从袖中飞出只丹凤来,托着二人向那地府而去。

丹凤飞了三息,杨戬便发觉这速度还不若他自己乘云而走。却见九天玄女已侧坐在丹凤背上,她那黑猫也蜷在怀里,任由这位女仙抚弄后颈,端是乖巧。

“此刻请你而来,实在是因为这一猫一鼠,皆因我而起。”九天玄女敛眉开口,将原由一一道来。

她那腰间所佩的阴阳鱼坠却是太古显形时所获的一块奇石。初时不过是一团混沌之气所化,可用来参详宇宙显现之理。后来被人间七情浊气所染,本已是不复玄妙,却被一好友误打误撞沾染了煞气之精。不想这浊气、煞精两者互相琢磨,竟然使得七情交融合一,玄煞凝精去阴。若能够使两者磨合功成,则浊气可化为正气,煞精能成玄气。是以九天玄女便把这奇石放在她推演所用的八卦阵中,借由阴阳互生交融的阵心缓缓磨合此石。天长日久,这块石头也由原本的灰扑扑一块,逐渐黑白分明,而后化为两条黑白小鱼,互相咬合。

杨戬听得九天玄女所述,思虑片刻,不由追问:“那和这一猫一鼠?”

“那日我在推演,”玄女顿了顿话头,犹豫了下,说:“心中烦躁,就把那玄石给拆了。”

二郎神一呆,不由叫道:“拆了?”

“我说他是块石头,又怎么可能这点大小。”九天玄女挑眉看他,“这块不过是阴阳小鱼的鱼眼。石头被我拆了两半,黑的成了这只猫儿,白的就是那老鼠。”

“只是时日未到,这两者尚未磨合完成。昭儿化形得早,我传了心法与他,也可消磨一二,不过是慢些日子。”

杨戬想到那黑猫鼻尖的一点白毛,约莫就是七情未消的印记。

“那这白鼠?”他略有好奇,这老鼠的杂毛,可没地方瞧见啊。

玄女摆了摆手:“哼,化什么不好化了只老鼠,就让他自去下届历劫,消了最后的煞气。”

听得这话,那猫的耳朵抖了两抖,忙讨好的蹭了蹭玄女的手心,轻声叫唤。

玄女得那猫儿讨好,却无喜色,只捻了猫儿的后颈,道:“你这不争气的东西,把那老鼠也当做同胞兄弟,可见他识你一分好?自化了形就四处乱跑,与你安生过一日?”

杨戬见玄女声色颇厉,便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小心待着。

“也罢,”玄女叹了一气,“杨戬,我来找你,只为一事,我要送昭儿与这老鼠一道轮回。”

“这事……”

“你不必为难,”玄女突然展颜笑道,“你当我拖了这片刻,是为了什么?”

杨戬在这天上几千年,王母的百花宴、蟠桃会虽然去得不多,但这天界美人也见得不少了。此刻方知何谓回眸一笑百媚生,羞得百花无颜色。

“至于这鱼眼,还要请你交给李长庚。”

“……娘娘这是何意?”杨戬略一愣神才想起,李长庚,不就是太白金星的本名么。

“这本就是他家的东西,是时候还给他了。”

 

 

 

—TBC—

那啥……原本没想写混合同人的……鼠猫有太多珠玉在前,不需要我来献丑啦……这段也算是,为了后面剧情铺垫吧。

也许……可能……大概……在结尾的时候会拉鼠猫来打个酱油吧……

后面玄女这段没想写很细的……实在是……太白一出场就出段子,我有点审美疲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