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白戬】斗鸡走狗-03

※为了保证每章都有笑点……以后多攒点字数再发吧……


03

 

 

太白埋着脑袋心理建设了一会,抬起头就是龇牙咧嘴地笑了一脸。

“哈哈,二郎神,好巧好巧,今儿在家休假啊?”

他笑得自然,那边厢杨戬可是憋得辛苦,平日里的冷峻表情都有点破功。

实在是……太白此刻的样子。这乍一看吧,白眉银发,和平日里全无两样。可谁叫他二郎神生就一只天目,辨识本源,勘破虚妄。

这太白金星拿玉兔毛给自己贴了两只眉毛的事,杨戬可真是一眼就看穿了。

“……咳,星君来访,可是有事?”

对着太白这艳阳般的笑脸,杨戬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玉兔给他的是脚底毛吧。

“二郎神你这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嘛?”

太白张嘴就来,也不管面前这是不是天界的万年冰疙瘩,出了名的不与亲近。若不是他家哮天犬法力实在低微,连心智都还是凡间狗儿的水平。大约那什么亵玩走狗的名声,早就满天庭飘荡咯。

他不过是想着,这要进人家宅邸,还是先讨个亲近才行。

“嘿嘿,不过,还是要请二郎神你呢,行个方便。”说罢拢了袖子,蹬蹬两步站到杨戬身侧,一副正经仙家的模样。

“夜昙仙子,你有什么事,就和二郎神说罢。”

你直接跟二郎神说好,就没他太白什么事啦。

阶下的小夜昙就见这二人,一个玄衣银甲,一个白缎锦袖,竟有种刚柔相济的风范。隐在这天庭祥云之间,说不出的祥和。那缩得针尖大的胆子,终于渐渐放开。

“玄女姐姐的灵猫,阿昭他跑到殿里去了。”小夜昙开了口,见杨戬虽然不笑,颜色却也不变,就继续道:“请,请二郎神让我找出阿昭。”

“你胡说。”杨戬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哮天犬就嚷嚷起来,“我们殿里怎么会有猫!”

主人养他一个就够了,才不会弄只猫回来!

小夜昙被他一呵,吓得肩膀直缩,只是此刻太白站在那二郎神身侧,她也不能躲到对方身后。只得瞪着一双杏眼满是泪花。

“玄女姐姐教我的法术就是这么指的。我,我没有乱说。”

那哮天犬还要说话,被杨戬抬手止住。九天玄女为上古天神,精通算术,若这夜昙仙子真是从玄女娘娘那里学来的法术,八成不会有假。

“寻猫这事,我本应帮忙。只是我司法天神大殿乃司职之所,多有忌讳,不好让你进去。”说完,见那童女模样的小花仙泪珠儿直转,马上就要落下来似的,只得松口。

“但既然太白金星在此,可托他代劳。”

老神在在的太白猛一激灵,就见到杨戬凝目瞅他。脑中莫名闪过一串大字。

这就登堂入室,太快了吧。

 

杨戬和太白,二人一前一后。这司法天神大殿足有三进,殿里却空无一人。想来也是,其他仙家入职,大都是封神之战,手下士卒上万。只有他二郎神起初听调不听宣,后来不知怎么想的,孑然一身就上了天来。连个帮他办公的属官都不曾找到。

“我说二郎神呀,这夜昙仙子也不是外人,你何必舍近求远,非叫我进来呢。”

太白抱着双臂,不停的搓着胳膊,好把自己身上那一阵阵的鸡皮疙瘩都给抹平。瞧见走在前头的杨戬还是玄甲加身,都替他冷。难怪人给冻成了个大冰疙瘩,这么冷清的地方,他住着也不嫌。

杨戬回过头来,和这天宫一般冷清的脸上似笑非笑。

“天条有令,司法天神大殿乃是重地,不得擅闯。若不是星君这般深得玉帝信任的上仙,怕也是不好交代。”

“嘿,你这家伙,看不出来眼光蛮好。”太白面上一片得色,显是被这捧人的话说得舒坦,“我却不是夜昙那小娃娃,要你笑着来哄,你不想笑就别笑啦,看着怪渗人的。”

杨戬一愣,他待人皆是这般。有礼却疏离,大家客客气气,面上都是好看。却不想,今日被这天庭里最是油嘴滑舌的太白金星点了开来。

若是连太白都看得出他的想法,那王母……

想得入神的杨戬突觉有人拉住手腕,直欲挣开,却见太白一脸惊奇。

“二郎神,你这进的不是猫,是闹耗子了吧。”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侧殿墙上,好大一个耗子洞。不止如此,那玉栏雕窗,也是东一块西一块的被啃了几口。就连院里的几颗歪脖子老树,都没能逃过,被啃秃了叶子。

 

“二爷!二爷你可算回来了。”

不待两人上前细看,门内扑出一团黑影,直愣愣冲到杨戬身侧,来势汹汹却没碰到杨戬半点,想来是知道杨戬不喜人近身的习惯。

太白何等机灵,一眼就瞧出关键,嘀咕道:“哇,这人抱大腿比我还熟练。”

不料他小小声的说话还是给二郎神听见了,却被杨戬施施然撇了个白眼。直看得太白胆颤心惊,双手捧心。

这这这,刚刚他是不是心脏都停跳了?

杨戬素知太白脱线,不兴得管他,径自扶起直健,问道:“到底怎么了?”

“殿里不知怎么冒出只白老鼠,牙口尖利,把殿里咬的四处漏风。哥哥们不在,我上前去拦,却不想手里的法器和法衣都给咬烂。”

杨戬蹙眉上下扫视直健。

“你无伤便好,”旋即追了一句,“殿内文书可有事?”

“没有没有,那老鼠对文书不敢兴趣。就是……”直健低下头,很是窘迫道:“就是把您那几套旧衣都给啃了。”

杨戬不喜天庭生活,即便是领了司法天神的职位,也是随身带着旧时的人间衣物,隔着几日便换洗一翻。

这事,太白却是不知的,他还当是杨戬损了几件法衣。见杨戬神色不愉,张嘴便许:“不过是几套法衣,我那还有好多,回头给你取来。”

杨戬现在是连撇他个白眼的心情都没了。

“现下呢?”

“被只猫儿堵在墙角,打得不可开交。”

只见殿内轻尘漫卷,不时还有金器交加的响声。杨戬提着三尖两刃刀就走,连招呼都未打一声。

眼见太白金星也要跟进,直健上前拦住,口中劝道:“星君你莫要进去,这老鼠顽劣,口能断金……”

“咦,你家二爷是金刚之躯,可知道我这星宿也是有罡风护体,哪里容易伤到的。”

太白嘴上客气,推开直健的动作可毫不手软。

他换取百花露的小灵猫可还在里面,要是给你那第一战神的二爷伤到哪里,保不齐花露就要飞啦。

举步跨进殿内,才发现这二郎神分明还站在暗处,未有动作。太白眼珠一转,见那角落里,一猫一鼠闹得不可开交。

说也奇怪,这两者分明都是肉体凡胎,在这仙界天庭居然还好端端的无事生非。

把黑猫通体漆黑,未有鼻尖一点纯白。太白细细观之,发现猫儿身上一股玄妙清气,足下生风,看来是修过心法,想来是在玄女娘娘身边沾染,有此奇异倒也不难。

却是那只纯白鼠儿,不晓得是什么来头,身上毛发顺滑,定睛瞧去,似有一层赤金光华笼罩,不类俗物。

太白眼见着这老鼠把殿里的武架都咬了个对穿,难免诧异。

瞧了片刻,就传音问道:“这猫是怎么了,只守不攻。”

见杨戬不理他,又再接再厉:“那老鼠也是有意思,明明只靠一口尖牙逞凶,却不朝猫儿下嘴。恐怕是难伤小猫一根毫毛。”

“二郎神,你就这么看着?再看下去你家的房子都要给咬穿啦。”

“星君莫吵!”

那鼠猫行动颇为迅捷,猫儿又比白鼠大上不少,杨戬便是有心插手,却也不容易找到时机。

随这一声呵斥,右手在额上天目抹过,一道精光射出,直奔白鼠而去。眨眼间白光大盛,太白瞧去,竟是黑猫被击中晕了过去。

哪里是杨戬失手,而是那猫儿特地替白鼠挡了这一击。

就见那白老鼠脚步一顿,蹭了蹭失去知觉的黑猫。忽然眼放精光,直冲二郎神而去。

当——

一声金戈交击巨响,杨戬蹙眉定睛,手臂虽然阻住了白鼠尖牙,小臂上却清晰可见一对齿痕。

“哇啊!好痛,你这老鼠,怎么咬人屁股啊!”

忽听得太白的惨叫,原来那白鼠见二郎神不好对付,索性一扭头朝太白攻去。不想太白虽然法力不济,身上却有金星罡风护体。他那金星正罡,炽热非常,虽不如仙家三味珍火,亦不远矣。白鼠近身之后进退不得,身外金光闪现,终是抵不过,毛尖隐隐现出焦色。虽然奋力挣扎,不到一刻,终被困住,热晕过去。

 

“星君,把那老鼠交出来,我要带他去天庭受罚。”

眼见太白将白鼠收进袖内,杨戬不得开口要求。那声音刚直中正,听得太白双肩一缩,恨不得拔腿就跑。

听着就好吓人,可……

“嘿嘿,二郎神呐,这天生异种不知道多少年才出一个。他还是肉体凡胎,给你一罚什么都没有了。”

太白把那小白鼠又朝袖里塞了塞,似乎这样就能不叫二郎神抢去似的。

当年天地未变,多少异种族类,如今却几千年见不得一个。上次蹦出个石猴,也要叫天庭又是招安又是降服。这鼠儿虽然奇异,法力却远不如那猴子。真给二郎神拿去,怕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的下场。

太白本就是异族修道,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更有的是……不知为什么,他在这二郎神面前,就是不愿顺着对方。

“我们打个商量,你这坏了的宫殿我都给你补上,法衣我那也有几套,都是洪荒时传下的好物,全赔给你。饶了这鼠儿可好?”

他不提那衣服还好,一提起这茬,杨戬的眼神便就晦暗不明。四目相对,太白被那目中凶光惊得一跳,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天生异种也好,肉体凡胎也罢,私闯天庭,就得受罚。”他一字一句,口吐珠玑,“星君若是不从,休怪杨戬无礼。”

太白悚然,想也不想的脚底抹油,就要开溜。

杨戬若是能叫他跑掉,哪还称得战神。

只见他连三尖两刃刀都不祭出,赤手空拳,一会儿勾拳飞脚,一会儿折腰锁臂。打得太白灰头土脸,衣衫尽乱。

可怜太白,几万年不曾被人这样胖揍过。若不是承星辰之力,又有罡风自发护体。早被揍出一脸青紫,满头是包。

“杨戬,你不要逼我动手,我也不是好惹的!”

被打了约莫两刻,太白实在的躲也不是,逃也不得,终于嗷呜了一嗓子。

这话听在二郎神耳朵里可半点威慑力也没有。

“星君有什么招,使出来就是,杨某人这便接着。”

说罢一掌扇得太白一个跟头仰面倒地,看到他龇牙咧嘴,心中郁结似乎减轻不少。

太白莫名挨了半天的打,见杨戬还不依不挠,火气上头,想也不想的抽出拂尘便是一甩。

却见那平日里毫不起眼的拂尘间,隐现一道玄光,破空而去,竟能裂空灭气,直奔杨戬胸口。

杨戬自恃金刚玄体,直接伸手去接。岂料那玄光里藏着一股煞气,普一接触,就钻入杨戬的法身之中,游走不定,扰得杨戬功法一顿,露了片刻破绽。

太白见状,也不思量这玄光从何而来。急忙忙向殿门奔去,好似逃出了这大殿,就能躲开杨戬似的。

却见那玄光穿过杨戬的法身,玄色褪尽,徒留光华,轻飘飘的落在大殿一侧柱石上。

太白杨戬二人此刻都背对石柱,全没看见,那光华落下,石柱好似刀切豆腐,轻而易举的便被斩断,翻倒下来。

“星君小心!”

待到杨戬出声提醒,却已经为时已晚。

只见尘土飞扬,太白被那丈许宽的石柱压在下面,偏着脑袋动弹不得。

 

 

 

—TBC—

 

 

※那啥……二GG揍太白是有原因的,虽然也是迁怒……不过写到这里还没挑明。后面会有人告诉太白哒~~慢慢看就是了~~

 

 


2017-05-29 /  标签 : 白戬鼠猫衍生 13 2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