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主巴瑟】It is a small world 【Cha.06】


※Cha.06

 

 

“怀特先生,凤尾丝兰只是一个很常见的品种,您这不会没有的。”

清晨的薄雾尚未散去,瑟兰迪尔已经站在了小镇唯一一处仓库旁边,怀特花店的老板今天购入了新的一批鲜花,作为园艺设计师的瑟兰迪尔特地来挑选一些他要的种类。

但不幸的是,他竟然被告知,作为常见种的凤尾丝兰没货。一时让他难以接受,小镇广场的修缮已经接近尾声,他不能因为一种花拖延了工期。可他先前购入的凤尾丝兰糟了虫害,已经根本没有时间给他治好这些小家伙们了,魔法也不行。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凤尾丝兰很少在这时候开花。”怀特先生很无奈,“我们这是个小地方,没有预约很少会进那么大批量的货。”

“或许你可以找找巴德?我记得他上周进了不少,或许没有染上炭疽病。”

“哪个巴德?”

瑟兰迪尔已经在心中呼唤梅林了……

“就住在你的隔壁,那批花还是我给他送过去的。”

……

看来梅林不管用,下次还是喊上帝吧。

 

回到家里,瑟兰迪尔看着后院的栅栏,被提尔达炸开的缺口上装了一道小门,就像他对索林说的那样。

好像他跟巴德真是对情侣似的。

这个想法让瑟兰迪尔很是烦躁,巴德就住在门那一边,他甚至不需要钥匙,小门上只是象征性的装着锁扣。那里有个人可以帮他解决花的问题,可以看着那个男人在花园里工作,他们能聊的东西太多了。巴德的花,他的喷泉,他们去过的地方,而现在,瑟兰迪尔终于不用隐藏那些有关巫师的部分。

他想找他,瑟兰迪尔知道,有那么多话想说给巴德听,他太喜欢那个男人用沾着泥土气息的眼睛看着自己,像是某个与生俱来的应该与他一直相伴的味道。

某种程度上巴德在瑟兰迪尔眼中就像一记春yao,随时可以引诱他fa情。但这太荒谬了,他们已经分手,而且无论如何看起来都是瑟兰迪尔的错。

他已经要求了巴德第一次,现在瑟兰迪尔完全不想干第二回。

可他不去找巴德,不代表巴德不会过来。

瑟兰迪尔目瞪口呆地看着巴德拉开书房的窗户,看起来很是熟练的翻窗钻了进来。

巴德拍拍手上的灰,若无其事道:“你的门铃坏了,我敲了好一会没人应门。”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翻窗就进来啊!

“我听说你的花出了点问题?”男人给自己倒了杯咖啡,这个房间物品的摆放方式和过去并没什么不同。即使是变了也没关系,从一开始,瑟兰迪尔就没能逃脱过巴德的猎捕。他总是能轻易揣摩出瑟兰迪尔的爱好或是习惯。

“……炭疽,”瑟兰迪尔不情不愿地小声嘀咕,巴德都跑来了他总不好把人赶出去。至于不情愿,这可有点叫人捉摸不透。

巴德了然地点点头,瑟兰迪尔追求完美,那些染病后剪了叶子的植株当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这些残次品他绝对不会考虑用在自己的园艺作品里的,何况这次应该是瑟兰迪尔在小镇上接的第一个活。

“或许你可以试试用点巫师的办法。”面对瑟兰迪尔圆瞪的双眼,巴德有些意兴阑珊,“现在我也知道了,你是个巫师。巫师总是会魔法的,对吗?”

他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失落,瑟兰迪尔跟他恋爱了两年,同居的时间有一年半。在此期间巴德从来没发现过瑟兰迪尔的“小秘密”,这让他胸口发闷,胃袋里面塞满了棉花糖一样,又腻又胀。

或许,他完全都不了解瑟兰迪尔。

而瑟兰迪尔却不是那么想的,他大大的眼睛眯得只剩两条细缝。好一会才慢悠悠地道:“那是欺诈,巴德。魔法可以修补物件,却不能改变生命。”

他看起来十分义正言辞,如果不是巴德看见他紧紧捏着手里的铅笔,几乎就要被骗过去了。

瑟兰迪尔并不是计较方法的人,他更在乎获得的成果。所以,似乎是他的前男友并不太擅长这种类型的魔法?

巴德笑眯眯地扬起唇角,心情很好。

这么看来,至少是目前,巴德可以断言,他还是很了解瑟兰迪尔的。无论他是不是一个叫人头疼的巫师。

 

 

—TBC—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