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主巴瑟】It is a small world 【Cha.02】

※这篇里面,所有儿女都改成弟妹的设定哟~~

※脑洞开的有点大~~请相信这是个很哈皮的日常文~~



※Cha.02

 

 

汗水打湿了棉质的睡衣,贴着皮肤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这种布料的柔软。瑟兰迪尔能感觉到初秋的空气很快地夺走了温度,包括干巴巴的胸口。

他们那会巴德不会邋遢着胡子出门,他们那时候巴德不会盯着小男生两眼放光,他们那会巴德更不会拎着女孩子准备的饼干给邻居送来!

这没有任何道理。

瑟兰迪尔想着,他们已经分手了,彻彻底底的。不管是他甩了巴德还是巴德离开了他,那并不重要。他们分手,离开彼此有交集的空间。是的,就是这样。而现在他绝对不会因为巴德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表现出来的变化心生不快。

他只是因为熟人习惯的改变有点错愕而已。

瑟兰迪尔说服了自己,却不知道他的眼神看起来凶恶又危险。

“这可真是一个很大的巧合,”他斟酌着用词,试图不要引起太大的波动,毕竟那会他们已经争吵得够多了,瑟兰迪尔不是十分确定巴德这会是否能够平静的面对。“虽然有点让人意外。”

巴德眼巴巴地看着他,觉得嘴巴里有种不曾存在的酸涩。就像是吞了一块带皮的柠檬。

“的确是个,很大的意外。”

男人摇了摇头,巴德把篮子塞进莱戈拉斯的怀里,他朝少年人露出善意的笑容,虽然那看起来有点僵硬。

“很抱歉我得早点回去……”

伤心于瑟兰迪尔那排斥的眼神,巴德准备早点离开。

嘭的一声,巨大的声响撞击在他们的耳膜上,疯狂地震动起来。

是什么东西炸了吗?

巴德整个人都懵了,当他看见瑟兰迪尔试图从毛绒裤子里跑出来的时候突然就清醒了过来。

“停下!别跑出屋子。”他朝瑟兰迪尔和金发的少年人吼道,然后转身朝自家拔腿跑去。他直接闯进了瑟兰迪尔的后院,那是声音传来的地方。

两家的院墙之间,灰蒙蒙一片尘土弥漫,碎石和栅栏的断片散落在草坪上。巴德的心脏瞬间就跳到了喉咙口,堵得他几乎忘记呼吸。

“贝恩!”

雪歌的惊呼从自家那边传了过来,巴德踉跄了两步,一下就冲进灰尘里。

烟尘还没有散开,巴德只能隐约看到两三米的距离。他走了几步,石头和木屑到处都是。

但没有血迹。

巴德隐约知道这不是坏事,他又摸索了几步,仍旧没有看到贝恩的身影,却看到了一片裙角,他怎么也没想到提尔达也会受到波及。

“提尔达,”巴德快步走到小姑娘的身边,把最小的妹妹搂进怀里。“你还好吗?”

女孩儿颤抖着手拉住巴德的衣服,可是才一会,她又试图把巴德推开。

巴德抱紧了女孩,一边低声安慰她,一边拍着提尔达的后背。

 

事情发生的非常突然,所幸雪歌找到贝恩之后给他做了急救,男孩只是伤到了胳膊。倒是提尔达,好几天都不肯说话,也不愿意离开房间。巴德只好在雪歌的建议下给提尔达请了两个星期的假,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警察来转悠了几圈,得出的结论是贝恩溜滑板的时候撞到了院墙,瑟兰迪尔的这座院子年久失修,才会被撞开了一个口子。

巴德将信将疑,那围墙虽然看起来不太结实,可贝恩练滑板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他的弟弟应该不至于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但疑惑仅仅是疑惑,警察排查一圈之后告诉巴德,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他别再让贝恩在石子路上溜滑板就行了。

原本事情就会这样过去,大概只会变成巴德无数件想不明白的事情中的一样。就跟那些复杂的化学公式一样。

恩,但大概只是大概。

 

面对着坐在面前的棕卷发的男人,巴德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恩……巴金斯先生,”巴德拧着眉毛,妄图把两根练成一条直线。“您是说,提尔达是一个,女巫?”

“巫师,我们是巫师,巴德先生。”

比尔博·巴金斯腼腆的笑笑,这个小个子的男人看起来非常的和善。

“恕我冒昧,您的名片上写着,您是这片街道的协管员?”巴德还是有些搞不清状况,巫师和女巫有什么区别,他并不很想明白。

“是的,这是我在普通社会里的身份。”比尔博挠了挠脑袋,露出为难的神色,“事实上我是魔法部的成员,负责跟麻瓜的联络。恩,麻瓜就是您这样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原本我只要跟雪歌一起解决这件事就可以了,毕竟麻瓜家庭里能出现两个巫师真的很难得。但是她坚持要给你解释一下真相。”

“抱歉,抱歉巴金斯先生,打扰一下,您说,雪歌也是一个,巫师?!”

“当然了,”比尔博的眼睛突然变得闪闪发光,“雪歌是霍格沃兹的校医助理,能留在霍格沃兹工作,这是非常令人尊重的。”

“所以您不需要猫头鹰,只要让雪歌小姐把霍格沃兹的通知书交给提尔达就行了。”

巴德咽了咽口水,眼睛瞪得老大。今天是周二,雪歌已经去学校并不在家里。可这只是让巴德的晕眩更加严重了。

“真是不可思议,”他喃喃道,“……我的妹妹竟然是一个巫师。”

比尔博怜悯的看了一眼这个可怜的家伙,对于大部分麻瓜来说,接受巫师的存在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可以说点别的来安慰一下这个可怜人。

“巴德先生,我觉得您真的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什么?”

“您的邻居瑟兰迪尔也是一位巫师,”比尔博激动得挥舞了一下拳头,“这真是太棒了,这样我们可以很好的解决提尔达魔力暴动的这次意外。”

“考虑到美国巫师的数量,这真是太好运了!”

不,这不是幸运,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巴德抱着脑袋简直要把他的桌布瞪出花来。

他交往了两年的前男友竟然是一个巫师?!这个世界都怎么了!

 

 

—TBC—


PS,有没有人要猜一下索林登场的身份呢?~~哎嘿嘿~~~很好玩的哦~~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