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视界【巴瑟】【AL】Cha.12

视界【巴瑟】

 

By芥末茶

 

         Chapter-12

         

         ※因为剧情原因,这章巴瑟戏份非常少

         ※AL线有很大一部分关于背景构架的内容,不能删也不能跳

         

         林谷大道位于小镇中部的一座教堂旁,他沿着一道堤岸,河水从城市旁边的孤山上一路蜿蜒而下,直到隔壁的夏尔镇上,在那里汇聚成了一个湖泊。

         临近午饭时点,尽管是工作日,街道上也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行人。莱戈拉斯在教堂旁边的停车场下了车,他兴冲冲地领着阿拉贡要去他最爱的餐馆。

         阿拉贡跟在莱戈拉斯身后,年轻人沐浴在阳光之下,那一头浅金长发雾蒙蒙的泛起一片光晕,好像天使一样。

         “我打赌你会喜欢那的。”莱戈拉斯大步前行还不忘扭过头来冲阿拉贡咧开笑脸。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莱戈拉斯只看到阿拉贡的瞳孔突然紧缩了一下,紧接着他就被这位警察先生压着肩膀圈住细腰一错一转,等到他的脚重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身后一个踩着滑板的少年呼啸而过。

         事实上莱戈拉斯只来得及看见那人荧光绿的头盔和他身上花花绿绿的护腕护膝。很明显,如果撞上了他绝对不会好受的。

         哦,该死,他又在这个人面前丢脸了。

         莱戈拉斯抿了抿嘴,无法为这个事实高兴起来。也许是他最近真的太过紧张,连阿拉贡都能轻易的感知到他的情绪。

         “我看到那个了,你说的水手港。”他拉起莱戈拉斯的手,朝马路对面的餐馆走去。

         莱戈拉斯扭了扭手腕,道:“谢谢,可我不是小孩子。”

         “用不着害羞,保护市民是警察的职责,我亲爱的朋友。”

         阿拉贡嘴上调笑着莱戈拉斯,心内却犯着嘀咕,他越是靠近水手港,越是觉得奇怪。他上个星期才刚刚来过这里拿走寄存在哈尔迪尔这的东西。         

         

         这家小店的装修从外面看起来就有几分味道,落地的玻璃夹层里水流不断落下,只看得到满目的水花四溅,店里的一切都被遮挡得严严实实。

         阿拉贡推开扶手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满是原木小桌的餐厅兼酒吧。装饰很有中世纪的风格,但老板将店内收拾得很干净,装饰用的麻布和酒瓶子堆在墙角。堆在舞台旁的橡木桶倒是和它的名字很相配。中午的客人不算太多,大多数穿的也很随意,像莱戈拉斯这样西装革履的,到有几分格格不入。吧台上有个男人正在和年轻漂亮的服务员调着情,阿拉贡偷听到这个小伙子已经追求了这位姑娘有两周时间了。

         虽然一碰面就知晓了莱戈拉斯那奇高的武力值,阿拉贡还是挺意外的。意外这个看起来异常干净的小伙子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地方,有些原始、破旧甚至是带着点危险的感觉,违法的那种。

         他们选了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菜单是张破旧的羊皮卷,阿拉贡看着那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就有些头晕。莱戈拉斯表示很高兴全权帮他决定菜色。

“不来点酒?”阿拉贡听着莱戈拉斯定了两份套餐,试探性的建议道。“这位服务生,他已经22周岁啦,我向你保证,可别因为他看起来年轻就不卖给他。”

“不用了,就这么多。”莱戈拉斯打发走了应侍生,狡黠地朝阿拉贡笑道:“我们下午得去一趟孤山小径。而且我不是22岁,我已经27岁了,警察先生。

阿拉贡一愣,他听得出来莱戈拉斯并没有开玩笑。但是昨天,莱戈拉斯的档案信息分明显示的这个年轻人才22岁。

“看来我记错了,”阿拉贡喝了口柠檬水,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来这有多久了?你点菜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熟悉这儿。”

“三年~”莱戈拉斯得意地说,“水手港是最棒的!等着吧,这里的菜好吃得会让你吞掉舌头。”

三年,阿拉贡默念,三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和哈尔迪尔住在林谷大道119号的公寓里。

这儿也许会有一家新开的餐厅,但它绝不会存在三年那么久。

阿拉贡想,他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了。他瞧着莱戈拉斯的眼神里带上了奇怪的光。

错误的身份信息,不该存在却出现了的餐馆。

并非是这个世界出了故障,而是他面前的莱戈拉斯。

但阿拉贡不明白,莱戈拉斯是怎么做到的。并不是他一个人深信这家店的存在和时间,包括这店里的所有人,他们都如此深信着。

 

当沉默出现在他们两个之间的时候,他们中没有人预见到,打破这沉默的,竟然是一连串的震动。

大地在颤抖,阿拉贡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见了房屋坍塌的轰鸣声。他只感觉到天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他第一个从位子上跳起来,发现莱戈拉斯和自己做了相同的动作。他们手忙脚乱的护着店里的几个顾客逃到了大街上。却发现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原先人们都以为这是地震。然而小镇从未发生过地震,现在没有,历史上也没有。阿拉贡有一瞬间仿佛看见天空被撕裂开几道缺口,就在西边的方向。而下一秒莱戈拉斯就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

 

正在密林大厦里穿着瑟兰迪尔拿给他的西装的巴德感到了这阵颤抖。

他惊诧得挑高眉毛,却不经意看到瑟兰迪尔攥紧了手里的领带。

“发生了什么?”

瑟兰迪尔复杂地看了巴德一眼,回答道:“它察觉了。

 

—TBC—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