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视界【巴瑟】Cha.8

视界【巴瑟】

 

By芥末茶

 

※夹带了一点点阿拉贡和莱戈拉斯的戏份……我需要把CP加到tag上吗?


Chapter-8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会提出苛刻的问题来困扰涉世未深的同伴。诚如假若你知道自己死亡的时间这样可笑无聊的假设。

那些人里并不包括巴德,失去妻子的悲痛让男人曾经一度无法好好工作,他时常因为悲伤停下手头的活,最后却为了孩子们一路坚持下来。巴德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带着哲思的问题,把时间浪费在思考与干活无关的事上,那是多么浪费。

可最近这段时间,他需要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思考。瑟兰迪尔告诉巴德不用过分担心,他们只需要正常度日即可。

当一个幽灵,是什么感觉?

巴德会告诉你,那很不好。并没有传说里幽灵所有的特异能力,他不能穿墙,人们都能看见他,他得吃饭得睡觉,和普通人几乎一模一样。

除了,没有温度,没有触觉,没有嗅觉。但这一切都有例外,瑟兰迪尔,就是他唯一的例外。

巴德并没有告诉瑟兰,他能感受到瑟兰迪尔的温度,他的呼吸,他的皮肤,他的味道。这构成了巴德几乎黑白的世界里仅剩的色彩。

他爱瑟兰迪尔,巴德毫不怀疑。他从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那就是他需要一辈子去珍惜的人。巴德感到疑惑,如果这是一场游戏,那为什么自己会缺失了他们在一起的记忆。瑟兰迪尔把藏在书架后面他们在一起的证据全都给巴德一一看过,他们一起旅行的飞机票,小镇上各处美好景地的合影,还有一对被血迹污染的戒指,他们的婚戒。

但叫他疑惑的东西太多了。

瑟兰迪尔说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人们都在忙碌于自己的工作。但或许又真的是一场游戏,巴德看见了许多人,许多只存在于他幼年记忆里的身影。面包店的哈里大叔,巴德记得在自己小学他就离开人世了。那小半个月他们都没法买到便宜的黑面包,面包店里没有人在工作,为此他吃了快一个月的土豆泥,巴德对这件事印象深刻。而现在,巴德几乎时常能看见老哈里在店里辛勤劳作的背影。巴德不确定老哈里是不是还活着,因为他做出的面包几乎一直放在货架上。

他全然无法接受自身死亡的事实,却只能臣服在现实面前。

这里或许是一个现实与地狱交界的地方,巴德想到,那些死去的人和活着的,都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而瑟兰迪尔和他要做的,就是拼命假装俩人都还活着。他们会尽量避免出车祸的几率,少开车,不在大雨夜里出门。像两个掩耳盗铃的鸵鸟,紧紧地把头埋进沙堆。

 

莱戈拉斯突然迷上了酒精,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的线索都被瑟兰迪尔掩盖了,他的履历与背景上清白得一塌糊涂,好像真的是与巴德初次碰面一样。莱戈拉斯百般试探终究还是败在了自己父亲波澜不惊的眼睛里。

事情有些不对,从那场车祸开始。然而所有与那次事件相关的在案人员都被调离了小镇,莱戈拉斯只能等候陶瑞尔给他带来音讯,他拜托陶瑞尔帮自己在小镇之外寻找线索。例如夏尔,布理那几个庄园。

然而等待总是令人焦虑

莱戈拉斯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在一家城市边缘的酒吧里找了个位子。

他喝得伶仃大醉,和几个不长眼的小流氓打了一架。那几个人没有伤到莱戈拉斯,只是酗酒加上脱力让他跌坐在墙角。

阿拉贡一进到这个酒吧里就看到那个漂亮的金发男人坐在地上,无辜得像个孩子。

顾不得刚刚追查小偷时沾染得满身泥泞,阿拉贡上前铐住了几个肇事者。这个酒吧位置不大好,和隔壁最大的黑帮团伙之间仅有一个街区,所以常常有这样的事情,阿拉贡处理起来已经十分熟练,唯一不熟练的,大概就是怎么把一个烂醉如泥又杀伤力高得惊人的漂亮男人带回警所了。阿拉贡亲眼瞧着几个想要把这人扶起来的男人被莱戈拉斯一拧一踹就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压着肩膀上的麻筋把莱戈拉斯捞回去的时候,阿拉贡并不知道自己带回去了一个怎样的麻烦。

 

 

—TBC—

 

_(:з」∠)_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篇文……越写越看不到结局了……明明我都想好了……【为了弥补昨天写得太糙所以稍微写的细腻了点……结果剧情又朝着奇怪的方向跑去了……

2015-06-07 /  标签 : 霍比特人巴瑟 5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