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视界【巴瑟】 Cha.4

视界【巴瑟】

 

By芥末茶

 

Chapter-4

 

 

比起瑟兰迪尔口中的那个游戏,巴德更快领教到的是瑟兰迪尔的固执。

这之后的几天里前总裁大人闭口不谈他们在电梯里的对话,只告诫巴德,工作与生活必须按照原有的步调进行下去。于是老司机巴德只得开着他的大货车在夏尔镇与密林大厦之间不断来回,这工作枯燥而乏味,好在每天只占用八个小时。他有充足的时间去探望孩子们,阿尔弗雷德不是个靠谱的亲戚,但好在他也没有什么坏心眼,这会正一心一意讨好自己的新上司。

对此巴德难掩眉眼间的忧郁,大概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庆幸自己那副总是在沉思的模样,至少孩子们并不会察觉出什么。他发现自己非常想念瑟兰迪尔,可金发男人好似有着忙不完的事一样,巴德从来不会在他们俩的住处碰见他。即使见到,那人也是行色匆匆。

试图解开这一切的巴德发现他根本就无处发力,身边的所有人都在正常的生活,好像只有他和瑟兰迪尔才是格格不入的存在。巴德发现瑟兰迪尔在密林集团中并没有明确的职位,他享有很大一部分利益,却无法在书面上找到任何确切的记录,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巴德查询的资料还不够等级,无法涉及内部的事。

但不管怎么样,瑟兰迪尔不该避着他,巴德想。他没有那个必要,也没有任何理由。

 

坐在莱戈拉斯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巴德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先找上自己。

莱戈拉斯阴沉着脸,巴德几乎要怀疑之前和自己碰面的那个阳光可爱的年轻人被人掉包了。他的眼睛隐藏在一片阴影里,颧骨下方的凹陷似乎加深了。

莱戈拉斯捂住嘴巴,他内心正遭受着煎熬。从瑟兰迪尔那得到的讯息无不在告诉他别掺和进这件事里,但他没法坐视不理。

“巴德,”莱戈拉斯终于抬眼看他,“如果我事先知道这些,我绝对不会进行你的面试。”

这父子两个,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直白。

“请说——”

巴德面色平静,十分坦然。

莱戈拉斯皱了皱眉,并没有料到这个回应。

“你知道瑟兰迪尔这几天都去了哪?”

“不,”巴德耸了耸肩,一脸无奈,“他什么都没说。”

“也许你的确被蒙在鼓里,”莱戈拉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不喜欢巴德那副故作轻松的姿态,他的员工都在有意无意地提醒他巴德在打探公司的情况,虽然无关紧要,但莱戈拉斯不喜欢这点。

“我的父亲,他在为你掩盖,这一周,他跑了十二家医院。”

莱戈拉斯沉默地看向巴德,好像在给罪犯坦白的最后机会。

而巴德,他也以同样的方式看着莱戈拉斯。

年轻人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叠文件,整齐的拍在巴德面前。

“你有三年的被害妄想症病史,”在巴德翻看文件的期间,莱戈拉斯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说,“医院评定你的危险级别为高级,直到一个月前才降级为中等。”

“你觉得我会伤害瑟兰迪尔?”

巴德哭笑不得,他知道自己有一部分的记忆非常模糊,但他也清楚自己绝对没有莱戈拉斯所说的被害妄想症。他的意志一如既往的清晰。

莱戈拉斯双手并拢胡乱地揉了揉脸。

“不,你不会。”莱戈拉斯的话让巴德吃了一惊。“这些信息是虚构的。而且,如果你真的患有这么严重的精神疾病,他不会替你隐藏,父亲会给你找到最好的医生。”

“看来你很了解他。”

“我是他的儿子。”

“那么问题到底在哪?你不会特意把我喊来就为了告诉我你们父子之间有多了解彼此。”

“你不明白。”莱戈拉斯的声音开始颤抖,“瑟兰迪尔在隐瞒一些事,他甚至不惜伪造你患病的信息来做掩护。这只是第一层伪装,下面肯定有第二层,甚至是第三层。”

巴德立刻反应过来,莱戈拉斯想要弄清楚瑟兰迪尔正在做的事,那些与瑟兰迪尔口中的游戏有关的事情。

“你想怎么做?”

既然自己在别的地方一无所获,不妨就从瑟兰迪尔身上下手。

“我需要时间。”莱戈拉斯沉声道,“他的动作太快了,瑟兰迪尔一个人就可以搞定所有的事。而我需要时间来阻止他。”

“恩,所以,你凭什么以为我能拖住瑟兰迪尔?”

问完这句话,巴德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似乎听见了莱戈拉斯磨牙的声音。

“你们上过床……”

……

巴德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从沙发上蹭地一下弹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下地狱去吧这见鬼的密林!

他居然被他情人的儿子暗示去色诱瑟兰迪尔?!

 

 

—TBC—

 

※ I'm very very 嗨皮~~

2015-06-01 /  标签 : 霍比特人巴瑟 11 7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