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近土】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1)

※如人饮水的姊妹篇

※全员戏组设定,人物性格略有偏移

※与其说是银魂同人,不如说是银魂+历史向的同人

 

 

 

近藤勋是个直男,直得不能再直了。

       ——就算是拿根铁棍敲他,先弯的也是棍子。

土方想起总悟成年那天请他喝酒时满含深意的话,这会真是心塞得无以复加。

       土方十四,现年二十八岁的实力派演员,昨晚把自己最崇拜的偶像近藤勋给睡了。

这个说法显然是经过某人脑内美化的结果,毕竟这会凌晨腰酸腿软得坐在公园小台阶上的是他而不是那个醉酒醉得一塌糊涂的家伙。想到这,土方一口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谁能想到那个老实人酒品居然如此奇特,喝醉之后还气力惊人。

现在的问题是,他明天要怎么面对近藤那个老古板。

土方捂着自己的脑袋只觉得里面嗡嗡作响,像个老旧发动机嘶吼着发出高温警报。他本来打算借着酒劲把近藤吃干抹净,反正那个老好人最后肯定也会因为操心土方的出路而忍气吞声把所有事情都咽回肚子里去。可是现在……土方对于谁上谁下的问题并不纠结,可不代表近藤也会这么想。他想从这种如今的这份泥潭里挣脱出去,土方觉得他终究不是故事里的那个尽心尽力的副长,朋友或者知己的身份都无法满足他。土方想要的是近藤勋所爱之人的位置,哪怕他知道这可能性小得几乎于零。

该死的,都怪那对卷毛夫夫,没事秀什么恩爱,还搞个婚礼出来。

恶狠狠地掐掉几乎烧烫手指的烟头,土方仰起头靠上冰凉的椅背。

现在他把一切搞砸了。等近藤勋清醒过来,如果他不记得,他一定会用尽力气去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如果他记得,很好,连前面的那一步都可以忽略不计。近藤一定会来找自己道歉,到时候万一被那家伙察觉了自己的心思,哪怕再不情愿,近藤都一定会努力和自己相处,以爱人的方式。

这不是他要的,不是。

自己能瞒过那个人吗?

土方的肺里充斥着冰冷的空气,这些都赶不上他心口凉意的一半。

 

“所以你来找我伪装我们是情侣吗?”

听完土方的叙述,总悟一脸的惨不忍睹。

“你要告诉近藤大叔你把他当成我给弄错了?”

土方沉重地点点头。

这家伙疯了吧,总悟简直想上去撬开这人的脑壳看看里面的灰质还在不在。他开始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一向精明的土方居然会撒这种一眼就能戳穿的谎。

“总悟,拜托了。”

眼前的家伙眼睛下面有浓重的黑眼圈,一脸的胡茬完全没有打理,总悟把叹息咽回肚里。他在银魂的剧组里认识土方,这个无论戏里戏外都无比精明仔细的男人,居然会提出如此荒唐的要求。

一个两个,都是笨蛋。

“要我帮忙可以,不过这次你要听我的。”总悟睁着褐色的眼睛看向土方,一时间,土方竟然以为自己看到了戏里的那个血眸少年。

 

近藤勋最近陷入了人生低谷之中。庞大嘈杂的信息流接踵而来一股脑儿塞进他那个堪比老式台式电脑的脑袋里。

先是在银八和辰马的婚礼上喝的烂醉,当天晚上他和十四还……可是之后紧接着他就发现,十四和总悟似乎走得有些近。

他还没来得及去找土方谈谈那些事情,就被铺天盖地的小道消息炸毁了分辨能力。这会手上就有一份以“虐恋情深竟成真,假戏真做戏外情”为标题的头条新闻的报纸,里面把十四和总悟描写成一对苦苦隐瞒的痴恋情侣。尽管参加了银八的婚礼,近藤其实对于他和坂本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实感,这次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十四和总悟的身上,老好人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啊哈哈,近藤兄早啊~”和他一起临时客串的坂本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哟,总悟那小子闹得挺大啊。”

坂本抽走他手里的报纸,扫了眼笑着说到。

如果是往常的任何一天,近藤一定也会和他一样乐呵呵把这件事一笑了之。三流小报的娱乐新闻,他们这些做演员的早就见怪不怪。

“坂本,那个,”他左右瞟了瞟,努力组织起语言,“你觉得小总和十四……”

坂本笑眯眯的看了眼近藤,欲言又止地瞅了他眼,只可惜近藤忙着理清自己的心情根本没有注意。

“当然是胡说的,土方也就算了,冲田他上星期不是还带了女朋友来参加婚礼的嘛。”

坂本打趣道,刚刚办完婚礼的某人心情大好,碰到什么事都是这副语气。

听到这些,近藤悬在半空的心放下一半。

十四和小总不是那种关系,那么那天晚上的事究竟……他是真的喝醉了,但是至少,他还是能想起十四的那双眼睛,那双,始终牢牢注视着他半点不曾移开的眼睛。

他还是要去找十四谈一谈。

 

——晚上一起去喝点酒吧!

近藤发来的短信一直霸占着土方的手机屏幕,从中午收到这条信息到现在的七八个小时里,土方眼里心里就只有这几个字。

他一会儿纠结这人怎么能如此粗糙把那晚的事情忘个精光,这般洒脱地邀请自己;一会儿又为这个不过比自己早生了那么五六年的老实人连一个通讯app都不会用的事实满心开怀。像是揣了一碗热烫烫的乌冬面在怀里,下不去口又撒不了手。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没用?

土方苦笑着摇了摇头,闷头灌下又一杯酒。

什么都好,给他一个结果啊。别让他再这么沉迷下去了。

土方手撑着吧台,深深看着大理石台面里倒映的人影。三分颓然,七分俊朗,多好的一个帅小伙。怎么就栽在那个呆子身上?

“十四,抱歉,我来晚了。”

土方抬眼,近藤一身黑色打褂和袴,鲜衣怒马,在这小小的居酒屋里,竟像是发着光一般。

分明是自己早到了,那人却说是他来晚了。

他看进那人眼里,一瞬间想起这几日难以入眠必然是胡茬满面,毫无神采。

真是糟糕,他那么那么地喜欢这个男人,连作为演员的基本都顾不上了。

 

 

 

—Tbc—

 

有时间的话会修修……

2015-01-07 /  标签 : 银魂近土 10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