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ハイキュー!!】【日影日】障目 (二)


※之后再一节结束。



(二)

呐,不是有人说过么,温水煮青蛙的故事。但现实里的困境却要比这个蔑视青蛙智商的故事还要残酷一些。犹如落进四周都是冰冷海水的陷阱里,深不见底的蔚蓝深渊如同张开大口的巨兽正耐心的等待着不再挣扎的猎物。四肢从针刺般的疼痛逐渐变成无感的麻木,随着时间流去那些细碎的冰屑逐渐勾结连接成肉眼可见的冰块,最终冰块融成一片巨大的冰面,无法呼吸,就连求救无法传达出去。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直到那时才能体会到真正的绝望。

乌养头疼的靠在墙边,离影山失去听力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情况却丝毫不见好转。

“乌养君,不知道的人,完全看不出来影山他生病了吧。”

小武望着正在打队内练习赛的影山,少年单薄的身体却能准确利落的将球传递出去,青城一战之后,乌野的大家都成长了很多。

“的确是,”乌养的眼神追上那个在球场里奔跑的身影,“与其说因为伤病而退却,不如说,影山把自己更加完全的集中在排球上了吧。”

这会正轮到影山发球,日向从旁边追了上去,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忽然又掐起架来。大概只有这个时候,大地需要走上去才能把两个人分开。只有这会,才能想起来影山他听不见别人的声音。

“哎,影山他真的没事吗?也才是个高中生啊。”

“周末,再跟他去一次医院吧。”

 

影山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把身体里多余的空气不留余地的吐了出去。

无论如何,只要还能够站在球场上,只要还能摸到排球,他就绝对不会放弃。

“影山,发个好球。”

前辈们一定会这样说吧,但是现在的他连这些鼓励的话都听不见了。

已经……

高高跃起,影山狠狠的一击,他看见排球越过球王,砸上缘下的手臂后弹出边界。

没有任何可以分心的东西了!

“真是可怕,”月岛冷着脸,“得了那么奇怪的病,王子大人的发球反而更强了。”

“那是因为,对影山来说,没有什么比排球更重要。”日向走到月岛旁边,目光炯炯。

“再来一球。”

影山站在球网对面的球场上,气势汹汹地朝对面的两人喊道。

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让人想起影山作为敌人的恐怖。

日向扭头,他蹲下身体双腿微曲。

“影山,发球吧!”

可是他完全不会害怕。那种打到人手臂发麻,一片密麻红肿的发球,哪怕只是堪堪艰难的接到,他就会有一种能和影山匹敌的错觉。

日向他太喜欢这样了。

一步步,一点点,他正在不断地不断地追赶上影山这样的天才。一次不够的话就十次、百次、千次,总有一天,他会成为能够堂堂正正站在影山对面的副攻手。不仅仅是作为依赖着他的队友,而是能够让他打起百分之一百精神应对的敌人。

这样扎实的感受到自己跨过一道道屏障追逐着影山的脚步。这种心情,就像是赢得比赛一样,不,比赢得比赛还让他兴奋。

所以,所以啊,影山!再强一点吧!不要停,不要停的强大下去!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不断的追逐着你。

 

听不见同伴的呼喊,同时也没有那些叫人分心的碎语。影山压了压手掌,感受到排球的弧度紧紧的贴合着自己的手心。

就算是听不见人声又怎么样?

他还有双眼可以追逐排球的方向。

他的耳朵还能够听见击球的声响。

同伴每一个细小动作的意味在影山眼里都更加清晰起来,前倾着身体准备接球的西谷,高高跃起的王牌,就连平静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月岛,也能从他脚下的走动中看出下一次进攻的意图。

他还可以继续站在球场上。

他还可以打排球!

 

“影山——!”

日向眼看着那个扣飞的排球砸在影山腰上,那人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他立时就丢下打到一半的练习赛,冲到影山身边。

“喂,影山……影山,你没事吧!”

日向七手八脚的把人扶了起来,他手按在影山的肩上,丝毫没察觉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气。

影山缩起肩膀,手捂着脑袋。

可恶……不过是一个飞来的排球而已。

他才不需要这样的关注!

烦躁的空气堵在肺里连带着都粗重起来,影山五指用力紧紧扣着自己的脑袋。日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像是春日里横飞的绒毛,明明不痛不痒却恼人的存在着,叫人无端端生出一股恼来。

“翔阳,你过来点,给影山点空气。”菅原说着把日向从影山身边拉开了些。

日向挪了两步,扭头看到影山站直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似乎已经是没事的样子。

他张了张嘴,那些自然而然本该脱口而出的话却好像突然生疏了起来。

“太好了,你没事啊,影山。”

他笑着眯起眼睛,好像全世界的阳光都不及这一瞬间的温暖。

影山撇撇嘴,黑着脸正好和日向完全相反。

【当然啦,呆子。】

那瞬间,一片静谧。

像是突然卡住的胶带,发出尖细刺耳的噪声。影山的脑海里似乎有人拿着重锤狠狠砸碎一架钢琴。

胡说,骗人的吧……

日向扫过影山的侧颜突然觉得恐惧,大概是因为影山的样子太可怕了。可他明明仍旧是板着一张脸,什么动作都没有。

“喂,影山——”

他伸手要去拉他。

啪——!

影山狠狠拍开日向的手。

【不要碰我!】

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着。

耳边,没有一点声音。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喉咙里火辣辣的疼痛。

影山不知道,他脸上短暂的怒气褪去后,那全然的绝望。

……他听不见了。

就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Tbc—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