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ハイキュー!!】【日影日】障目 (一)


※偶然间开的奇怪脑洞、文不对题

※日影日无差

※缓慢爬格中……



(一)

影山飞雄得了一种怪病。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察觉,他开始难以听见别人的声音。全神贯注的时候才能够听见大地田中中气十足的喊声,影山以为是自己的注意力不够集中。

第二个星期开始他的毛病更加严重,几乎听不见说话的声音,只是人的声音。铅笔掉落在地面的轻响,排球擦过球网的震动声,排球鞋踩在球场上发出的摩擦声。这些往常轻微得无法发觉的声响开始在脑海里无限放大。影山听不清乌养教练的指导总结,菅原和小武老师关切的询问像是模模糊糊透过厚重的水管传达到脑袋里。

但那个时候他仍旧没有发觉。因为他仍能听见日向的声音。那个家伙一次次跟他要球的呼喊像是敲破天际的轰鸣雷响,常常扰的影山无法集中。他对日向发火的次数也越发多起来。

没有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直到第三个星期。

影山完全听不到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了。

一个人的世界,如果没有人类的声音,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概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大伙陪着影山去医院里看了医生,只得到了医生无奈的眼神。他耳部的器官没有任何病变,部分性的失聪连经验丰富的医生都摸不清头脑。最后,那位满脸沟壑的老者无奈的告诉他们,影山可能需要去看看心理科。

万幸还有日向。

巨大的舞台上当所有人都沦为背景,打向他们的灯光在一瞬间全部熄灭,灰暗面孔好像一张张标注姓名的黑白面具。仅剩的那人站巨大舞台上霸占了所有的布景台词。

最后唯一的,日向翔阳。

如果不是日向的家要翻越一座大山,大地和菅原大概会让他一路把影山护送回家。

真是的,大家都那么偏心影山啦。

日向不由得有些嫉妒起来。

内心里微妙的不平衡在看见影山站在校门的灯光下之后转化为某种意义不明的满足。

所向披靡的王子殿下,没有自己的话就不行了。

“影山,”他不好意思地小跑了几步推着自行车加快步伐,“抱歉,让你久等了。”

“嗯。”影山小声的应了日向一下,眼神都没有转移过来,警觉的盯着身前。“走吧。”

那样子就像是草原上全神贯注放哨的小动物、

“啊~~真是的,影山你不会是在害怕吧?”

胡说的啦,影山那个家伙怎么会害怕呢。

“当、当然不会!”就和之前一样,日向说的话总是能够轻易的让影山发起脾气来。“你在说什么啊,呆子!”

就连骂人的话也一直是这一句都不会变呢。

日向低头一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啊,果然担心什么的是多余的吧。

“日向你偷偷摸摸在那边坏笑什么啊!”

他偷笑的举动又惹恼了某人意外纤细的那根神经,影山一手敲在日向的脑袋上,趁着他扶车腾不开手的时候肆无忌惮地蹂躏那头橘色的卷发。

“喂,太过分了啦!”

日向气鼓鼓地发出抗议,没想到脑袋上的重量竟然真的变轻了下来。

独裁的王子殿下这是回光返照终于找回了八百年不见的体谅心了么,这惊喜差点让日向感激得落下两行清泪。

清冷的街道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了一对情侣,两个人小声说着什么,穿着粉色短裙的女孩子被身边的逗笑起来。

日向发觉他脑袋上的那只手硬邦邦地扣在上面,要费些力气才能追上的步伐这个时候却已经开始配合着自己放缓了速度。

“影山!”日向突然大声叫了一下影山的名字,比社团训练要球的时候还要洪亮,街对面的两个人瞬间就被惊得抬头望向这边。

“嗨?”

被吓了一跳的影山反应过来之后一定会狠狠的生日向的气,这会却被这大得离奇的喊声吓出一脸受惊过度的表情。

“你会骑车吧!”

他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坐上了自行车,至于日向则是嗖的一下就在后座上占好位子。他两脚踩在后轮两边突出的两块零件上,刚刚好整个人拉直了身子。

“好!后面的路就交给你。”

“什么啊?!”

日向是手搭在影山的肩膀上,在从耳边向后流去的风声里影山似乎能够听见那个小个子同伴每一下的呼吸。在隔绝了人声的世界里,这模糊到几乎难以分辨的气声组成了一节安定夜曲在毫无边际的田野里盘旋飞翔,如同海面上海鸥成群结队打通了连接天空的道路。

那是,能够安心的声音。

 

 

—Tbc—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