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银魂】【坂银】黎明之前

    黎明之前

    坂本辰马X魇魅银

 

     ※之前CP14发的无料

 

 

夕阳逼近地平线的时候,天边的云染上橘色,像是一个燃烧的火球撕咬天空。空气十分干燥,燥热的风刮过地表,空旷大地上卷起漫天烟尘。没有树,也没有人。

坂本辰马拉低衣领,重重吐出一口气。

他的右手边是一座满目疮痍的城市。高耸的水泥大楼直插云端,原本安着明亮玻璃窗户的地方变成一个个黑黝黝的洞口。许多动物会把家安在那里,曾经人类的文明已然成为动物的居所。

城市与荒野,就只有一条路了啊。

作为第一批重返地面的人类,辰马知道,尽管危险,城市才是人类能够生存的依托。

他站在城市的边缘,这道背影在巨大的废墟前像是幅苍凉灰暗的油画。

 

西元4075年,第一批人类从地下生存设施中回到地面。三百多年的时间,留在地面的设施终于把核辐射的影响中和到人类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水泥地面蛛网一样裂开,藤蔓和树根割破这一层人类文明的外壳埋入土壤。道路边上像是摆放着一个个巨大的花盆,鲜嫩的青草和花朵冒出头来,那是旧时代的汽车。显然这座城市的居民撤离之时并不慌乱,两旁的楼房依旧整齐,如果不是一道道撕裂的伤口遍布高楼的外沿,他们看起来似乎还能住人。

辰马的眼睛突然一亮,他掏出插在腰侧的手枪,扣下扳机。

啪的一声,好像空气中炸开了一个缺口。几十米之外的一只老鼠砸向地面,它的个头足有以前的小狗那么大。核辐射之后,这类生殖力旺盛的动物依旧顽强的活了下来。

运气不错。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好运能持续多久。

太阳的一半已经沉下地平线,金红的余晖洒在城市的废墟上。

辰马在一座三层小屋的顶层点起炉火,肢解后清理干净的老鼠肉平铺在铁丝网上,金色的油脂不时从肉块上滴落,激起更高大的一簇火焰。就算只看画面都能想象得出食物的美味。他耐心的不时翻动肉块,生物体里的核污染残留还十分严重,高温也只是聊胜于无,稍稍消灭部分组织活性。

足够多的焦香散发出来,辰马心满意足的挪开烤肉架。亲手制作晚饭的满足感在这一刻达到顶峰,他几乎能想象出牙齿撕咬肉块时发出的声音。新鲜的食物,多么美好!

他举起叉子,却发现辛苦做好的晚饭长了腿一样离他远去。

不,是他自己在动。

疼痛这才传到脑海,辰马这才发现胸口被人踹了一脚,他正在倒飞出去。

一个男人,站在他刚刚待的位置上。

腰身一拧,辰马支起的左手狠狠砸在墙壁上,一时间粉尘弥漫。

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穿着破破烂烂的斗篷,发黄的绷带缠绕在脖子和四肢上,雪白的发使得他脸上墨迹一样的痕迹尤其狰狞。

打劫?

辰马揉了揉脑袋,龇牙咧嘴的扯出一个笑来。

“啊哈哈哈,这位……”朋友……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男人听到声音别过脸来,脸上的表情似乎可以解读为“还活着?”的意味。的确,普通人被他这么一脚踹下去,恐怕肋骨都要断掉好几根,根本疼得爬不起来。然而这个人的意识颇为简单,还能动,那就继续打,打趴下为止。

辰马后颈上泛起一阵鸡皮,凛然的杀气扑面而来,他毫不犹豫的拔出两把短刀架在胸前。

这个动作救了他一命。

男人手里的法杖砸在刀刃上,辰马被他那骇人的力道压在墙上,墙面瞬间向内凹去,布满蛛网般的裂痕。

一击不成,男人抬脚便踢,小腿像鞭子甩了过来。

瞳孔细微的缩起,辰马被夹在墙壁和男人之间,这一下避无可避,他猛的团身向男人怀里撞去,两把短刀一前一后,直指心脏。

男人身体一顿,硬生生在半空中躲了过去,法杖锵的一声击飞第一把,胸口的衣服连着绷带被锋利的刀刃撕开。

“住手——!”

抢在男人攻击之前,辰马简直是扯着嗓子嚎了开来。

“……肉不够分。”

男人思考了一会,满脸严肃。

“我包里还有。”辰马笑出一口白牙。

男人看了看火堆旁边鼓鼓囊囊的登山包,像是睁不开的眼睛里亮了亮,道:“要熟的。”不一会,补了句。

“七分熟。”

 

 

两个男人吃起饭来好像一阵狂风过境,满地的杯盘狼藉。辰马眼见着这个白发的男人把自己背包里最后一份压缩食品也消灭干净才满足的舔舔嘴唇。

“咳咳,认识一下吧,我是辰马,坂本辰马。”揉揉被踢得胀痛的胸口,“我是53号基地的,你呢?”

“没有基地。”男人低垂的眼睑抬起,辰马这才发现他有一对血色的眼睛,“我的名字……银时。这里没有基地。”

“啊哈哈,啊哈哈哈,你在说笑吧,没有基地到哪里去找干净的水源啊?”

他不自在的别开眼,不想相信这种荒唐的说法。

没有基地,意味着没有干净的水源,地面上的淡水里还残留着大量核污染。人类是没有办法在缺水的情况下生存的。

“有血。”

 这个男人下吊着眼角,一副总也睡不醒的样子。这让辰马想起基地里那个给自己做检查的医生,听说是救人的时候伤到了一只眼睛,剩下来的那只眼睛总喜欢俯视着瞥别人,却好像没有把任何人看进眼里。这给辰马那段躺在病床上的日子带来了浓重的阴影,即使后来离开医院,看见那位医生的时候也总下意识的绷直后背。即使辰马后来发现自己比医生高出一截,心里的膈应也没能消减多少。

  他们的眼神很像。

  辰马这样想着,念起医生在基地里公认的好医术。

“啊哈哈哈,那说点别的吧。”他的目光扫过银时身上那些绷带,注意到那些缝隙里露出的皮肤格外苍白。“我的任务是寻找是去联络的29,46和63号基地,搜寻地面的幸存人员,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侦测地面物种的变化。”

他歪了歪脑袋,看向银时。

任务……

这个词在银时的脑海里飘荡了一会,他短暂的迷茫之后才反应过来它的意思。他太久没有和人进行过交流。好在语言功能是作为基础能力留在大脑里的,即使过去那么久,银时还是能够和人交流。

“守护这座城市。”

这个男人,已经习惯了沉默。

风从墙壁上的洞口里吹进来,这会天已经全黑了。曾经被称为窗户的洞口外面是一片漆黑的深夜。这座城市不会像他看起来的那么平静,无数变异生物习惯在夜间活动。厮杀,死亡,生存,随时都在这个房间外面发生着。这已经是辰马搜索的第四个城市,他知道这些。

毫无疑问,这座城市是鲜活的,隔绝了人类的鲜活。

辰马的目光掠过这人的胸口,打斗中绷带撕裂的缝隙中露出一串血色的编码。即使在银时布满咒印的皮肤上也分外鲜明。

那是最早一批改造人的编号。

 

“你见过这样的建筑吗?”辰马从背包里翻出一卷羊皮纸,上面黑色的墨水勾画出精细的线条。

银时点了点头。事实上,这座房子就这里的两个街区之外。并不算远

“那个方向,河的后面。”。

“太好了!”

“银时,请和我做一笔交易吧。”辰马炙热地看着银时,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光一样。

银时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他坐在地上,没有挪窝。

“请带我去这个地方,”他眯着眼睛笑道,“作为回报,我会送来干净的水和食物。”

 


城市的街道上大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或者遍布整个墙壁的藤蔓。银时和辰马贴着尚算完好的墙壁小跑着穿过街区。这不是最近的路但显然是最安全的,一路上辰马都能听见黑暗里传来的低声吼叫或者是翅膀煽动的声音。那些动物就在他们不远处,银时像是个老道的猎人,带着辰马从各个生物的领地夹缝中穿过。他们停在一座小桥前面。

辰马疑惑的看着银时,只见他随手丢了块石头,不及小腿的草丛被冲开。毒蛇般扭曲的小径陡然出现在草丛中,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巴掌大的石头眨眼间化作齎粉,纷纷落地。

草丛里有种不知名的昆虫,黝黑的外壳让人难以分辨,难缠的是速度极快,数量众多。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头疼的神色。

“没有别的路吗?”

银时摇头。

“不行,那边有个怪物。”他伸手指向西南的方向。

辰马这会多希望他能告诉自己还有另一条路,可现实总是如此残酷。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辰马长舒了口气,他脱掉手上那对黑色的手套,炒豆般的声响伴随着他手心的电光闪烁。

可以的话真不想用这东西。

辰马抿着唇,电光汇聚在他的手心里,像是被牢笼锁住的星辰在剧烈的挣扎。黑夜里的电光像是一盏明灯,小虫被吸引过来围在四周蠢蠢欲动。

辰马猛的一下把手掌平推出去,那上面的电光炸开点点星芒没入虫群之中。只闻得一股烧枯的焦味弥漫在空气里。半个手掌大小的甲虫肚皮朝上落在地上,一阵抽搐。

微弱的电光倒映在两人的身上,辰马脸颊上滚下来豆大的汗珠。不止是甲虫被电翻在地,同样的电流也在他的身体内部四下游走。在身体里放电可不好受,这会他连嘴唇都在发麻。

“等等!”银时拦住辰马。“……是狼。”

月色下数不清的绿色眼睛像是小灯泡一样,正一只接着一只走出阴影。狼群低声嘶吼着,他们发出低哑的咕噜声,像是饥肠辘辘的肠胃奏响的欢歌。

“他们竟然追到这里,好厉害啊哈哈,啊哈哈哈。”

闯了祸之后还能笑得起来,这种事情也只有辰马能做了。

银时瞥了他一眼,辰马觉得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好在银时只是握着手里的法杖,杀气腾腾地走向狼群。

他闻到了血的味道,整个人都像是活了过来,眼神里充满渴望。

鲜血,杀戮,征战。

这才是他生来的使命。

 

银时闷不吭声的一头扎了进去,狼群蜂拥而上,却每每被法杖抽中柔软的腹部,没有一只狼能伤到他。爬满两颊的咒印好像活着一样发出血色的光。

真强啊,这个人。

辰马感慨道。架住一张腥臭的狼嘴,膝盖上顶,野狼呜咽一声口吐白沫翻到在地。

 

只听一声狼嚎。银时面前的狼群向两边分开,身形巨大的头狼缓缓走来。他的身形比普通的狼整整大了一倍,毛色油亮。这是一只正值壮年非常强壮的头狼。狼群自动为他们让出一块空地。可辰马却没有这么好运了,围在他身边的野狼一只也没有少,尽管都停下了攻击,但那恶狠狠的眼神,丝毫不用怀疑,只要有一丁点机会,他们都不会放过把辰马撕成碎片的机会。

啊哈哈,和动物是没办法谈生意的呀,辰马颇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后脑。

只是一块能源矿而已,竟然追了他半个月。

生意真是难做啊。

 

血,火光,嘶吼声。

无数破碎的画面在脑海里飞快的闪现过去。手上力气一松,银时直接被对峙中的头狼撞飞出去。他浑身又热又烫,无数人喊着他的名字,那声音在脑海里层层叠叠,几乎把他的脑壳掀翻。

辰马被飞来的改造人砸翻再地。

该死的,怎么会在这里进行记忆重组。

“你走吧。”他甩开辰马的手,说了见面以来最长的一句话,“穿过那栋楼房,屋顶有一个架子可以到你要去的地方。”

银时忍着大脑传来的闷痛指了指桥另一边的一座大楼。他像是被晒干了的海带,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半数野狼冲着他围了上去。

“啊哈哈哈,在这些狼眼里我们可是同伙啊,怎么有丢下同伴先走的道理呢!”

踢飞一只扑上来的野狼,代价是胸口被撕开了一道血口。

辰马的眼睛亮亮的,他一把扛起银时,转身钻进草丛。银时的胃被他顶在肩膀上,顿时一阵干呕。

只见他的周身不时闪动着电花。蜂拥而至的小黑虫喝醉了一样倒在辰马周身一米之外。身后是不明就里追进草丛的狼群的惨嚎。

这家伙果然还藏了一手。

眼看着狼群被甩在身后,银时神经一松,模模糊糊的晕了过去。

 

背着一个人,辰马依然身手矫健的翻过老化的铁丝网。他那双发白的双手经过之处,即使是坚硬的铁丝也化作一地焦炭。

他足足跑了小半个小时,才把失去意识的白发男人从背上放下,不顾浑身皮肤都要裂开的疼痛,他蹲下来仔细检查银时的状况。

高热,肌肉痉挛,意识不清。

改造人是不会生病的,受到伤害的时候能够自动屏蔽70%以上的疼痛,更不要说失去意识。

果然是记忆重组。

辰马几乎啐出一口血来,制造初代改造人时还没有大脑保护的技术。纳米机器改造身体的时候往往会对大脑造成损耗,但这种损耗,会随着身体与机器的融合逐渐修复。修复的最后一个过程就是记忆重组。改造人脑内的混乱记忆会被重新排列,这是一个神奇的过程,有的人会想起所有的事情,甚至包括他刚出生时听到的声音。而有的人又会忘记特定的经历,可能关于一个人,一件事。总之,整个过程里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由于改变发生在大脑,这也是改造人死亡的高峰期。

他手边没有专用的缓和剂,甚至连补充能量的营养剂都没有。辰马看着靠在墙上的银时满心焦急。他急忙掏出背包里最后一瓶洁净水,然而失去意识的银时连吞咽的反应都没有。

要是个女人多好。

收起心里莫名感慨,辰马认命的抬起银时的下巴,嘴对着把水渡了过去。他的舌头压住银时的,分了七八次才把小半瓶水喂完。他可以确信,这个男人真的是靠着动物的血活了下来。他的嘴里满是浓重的铁锈味,嘴唇也非常的干涩。

做完这一切,银时的脸色好了许多,但是高热仍旧没有褪去。辰马翻出背包里的烈酒,是他搜寻上个城市找到的私藏品。酒这东西,密封的情况下,再保存个几百年都不是问题。只是想不到今天要用在这里。

凌冽的酒香弥漫在空气里,淡褐色的酒液附着在银时惨白的皮肤上,和黑色咒文一起占据了整个背部。

辰马的眼神落在银时的背上,一时间思绪纷起。

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就是这个男人的。

扛着他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家伙比看起来的还要瘦啊,明明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

坚韧的肌肉附着在骨头上,却单薄得没有一丝存在感,肩胛骨下深深凹陷下去,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具瘦弱的身体竟能爆发出那样巨大的能量。辰马不禁弯下身去,凝视那些掩盖在咒文之下的伤痕。诱人的气味充斥在鼻腔之内,他难以自制的伸出舌头,细细舔舐着银时后背上的酒渍。

香,却涩。


像是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银时睁开眼睛的瞬间,望着斑驳褪色的屋顶,一时无言。

三百年前的那场灾难,一直守护的同伴们仓惶痛苦的脸,自己躺上手术台后满眼刺目的灯光。

百味陈杂,大梦初醒。

辰马捂着嘴坐在距离最远的墙角,只有他知道的热度徘徊在脸颊上不肯散去。眼神飘忽得像是偷拿了母亲零钱的小学生。自己到底为什么鬼迷心窍去吻一个男人的后背。就算那皮肤的颜色看起来苍白羸弱,他明知道这个男人是多么强大。

银时的眼神落在辰马锁骨下的编码上。那是一串由字母和数字组合起来的编码。和自己身上的那个几乎只差了个位数。

“啊哈哈,这个啊,你想起来了吧。”辰马笑得大大咧咧,手心里却冒出汗来,“我也是改造人,不过记忆重组的时候出了点岔子,以前的事情都忘光啦。”

他莫名获得了操控电流的能力,也因此失去了记忆。资料上他在进行改造之后被冷冻了两百多年才进行激活,可能是在这段时间里改造机械有所变异。

银时这会还在被脑子里的记忆随便得折磨得头疼欲裂,看到这人没心没肺的傻笑就被更深的无力感淹没了。记忆的碎片纷纷扰扰不得清静,这个家伙倒好,忘了一干二净。

他穿着黑色长裤走到辰马身边,肩并肩挨着坐下。

“别动,让我靠会。”

男人的肩膀粗糙坚硬,肌肉绷得像是靠在石头上。

人的体温,犹如黑夜里的灯火。银时逐渐理清那些蜂拥而入的记忆,他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疲惫的神色。

辰马松了口气,看样子他是把大部分事情都记起来了。之前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神志不清的野兽。

能熬过去这会,就不会再出问题,太好了。

“啊哈哈哈,银时,虽然不想打扰你,但是我们的麻烦好像还没有解决。”

狼群身上的腥臭味远远的飘了过来,一片寂静的夜色里在那墙角的阴影下一双双绿莹莹的眼睛正牢牢注视着他们。

不顾全身叫嚣着的酸痛,银时抓起法杖。

这些残垣断壁曾是热闹的街道,他的同伴,烦人的小鬼,聒噪的警察,遇见过的每一个人,如今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找回了记忆,他的世界里剩下的也唯有战斗。

即使这座城市,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他去守护。

“喂,银时,”一只手拍上他的肩膀,“同伴是拿来信任的。”

银时扭头,看见那人咧着嘴笑得阳光灿烂。

“交给我吧。”

明明连站起来就已经很费力了,还这么逞强。

辰马心中一叹,把银时拉到身后。

“啊哈哈哈,看我的——啊!”

变了调的惨叫截断了他口中的话,头狼一口咬上他的手臂,狠狠一甩把整个人抛飞出去。

“……混蛋,”银时啐了一口,满心纠结,掀翻围上来的狼群,冲着化作流星的辰马吼道,“这种同伴谁要信啊!”

头狼低吼一声,新仇旧恨叠在一起,他早就认出了坂本,挟怒冲了出去。

眼角瞥见他们冲出去的方向,银时眼皮一跳。

偏偏是那里!

辰马在空中蜷起身,重重砸向地面,他的嘴角勾起,抬腿便跑。

他们像是一道剑光,冲着不远处的一座土坡奔去。

银时挑飞身前的狼,追了上去。

混蛋,那里不能去啊——!

他咬牙暗道,这会已经来不及把人喊回来了。辰马那个蠢货竟然是直奔那里而去,就像是有意把头狼引去的一样。

口口声声说着是他的同伴,怎么能让他眼睁睁看着,跑去送死。

辰马奔至土坡之下,堪堪边缘,便高高跃起扔出一块蓝光熠熠的石头。

拳头大小的石头像是一颗流星,划破寂静的夜色,落在土坡之上。

像是一滴水落入油锅。坚实的地面如同水面一样滚动起来。泛着金属光泽的枯枝伸出地面,把石头卷了起来。短暂的停顿之后,枯枝仿佛四溢的浓墨,铺天盖地。

头狼呜咽一声,直接被枯枝砸中,竟活生生断成两节。

沉寂的怪兽终被人惊醒。靠得最近的辰马又一次被抽飞到半空,伴着鲜明的血光,他的腰上被枯枝撕开一道裂口。

“混蛋,”银时咬牙恨道,他使尽浑身力气,奔跑得犹如一只猎豹。

“混蛋,你想找死吗?!”

右脚踩出一道深深的鞋印,银时跳了起来抓住半空里的辰马,斗篷像是翅膀一样展开。

“啊哈哈哈,银时~真是好危险!”明明脸上已经狼狈得满是泥泞,这人却如笑春风。“你一定能接住的,我相信你。”

银时真想敲开这个混蛋的脑壳,看看那里面是不是都是稻草。胸膛里的心脏扑通扑通每一下都跳得格外用力,脸上的咒印边缘隐隐泛出红来。

扭过脸去,他暂时不想看到这个笨蛋的脸。

“把这个怪物招惹出来,你打算怎么办?”

他的法杖刚刚被丢到一边,辰马的两把短刀也早就不知道落在哪里。两个赤手空拳的人面对这足有三层楼高的怪物,怎么想都是毫无胜算。

借着黎明的微光,天边泛白。那黑色的影子占据了城市的一角,难怪脸银时都要带着辰马绕开这个怪物的领地。这样子的生物,已经不是手持冷兵器的人类能够对抗的了。

“银时,我们要相信同伴。”

辰马的身子靠了过来,贴在银时耳边说。温热的吐息印在银时的脖子上,他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像是在印证他的话一样,巨大的轰鸣声在耳边炸开,火光四起。藏在地底的生物被喂了一颗炮弹。

远处的地平线上,随着太阳一道出现的还有一个车队。

“啊哈哈,来得真巧。”

身旁的男人傻笑着,两个人依靠着才能站稳。

越野车上栗发的女人扛着火箭筒,手拿扩音器,大声吼道。

“坂本辰马,限你半小时内离开废墟!半小时内离开废墟!”

她只喊了一遍就丢开扩音器,扛起火箭筒,毫不迟疑的扣下扳机。

这发炮弹却落在银时他们身边不远处,两个人同时被炸飞出去,地面之下被炸出无数枯黑的枝条。

从地上爬起来的银时抽着嘴角,一把揪住辰马的领子,也不管被炸得七晕八素的家伙听不听得见,冲他吼道。

“你的同伴都在想你死吗?”

混合了血迹和泥土的脸上,那口型一张银时就知道他又要傻笑。正逢下一轮炮弹砸来,银时干脆一手把人脸朝下按进土里。

这都是什么人!迫击炮都搬出来了!下一次是不是想搬出150mm口径的重炮来啊喂!

“是一起,在大地上冒险……的同伴啊哈……噗,啊哈哈哈……”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被陆奥扔进车队的医务车上。

“喂,辰马。”银时坐在座椅制成的简易病床上头也不抬,他垂垂危矣的城市在一顿炮轰之后连残垣断壁都化作尘土。“你把我的城市都炸完了啊。”

“那就赔你一个新的,”辰马中气十足的回道,“你看这支商队怎么样?”

“勉强,凑合一下。”

“啊哈哈,啊哈哈哈。银时,欢迎加入!”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装进了一整个银河。

“银时,我们一起,把大地上的同伴都聚集起来吧!”

银时伸手揉了揉那头脏兮兮的棕色卷发,听见这人的笑声,紧抿的唇角翘起。

一座空城,换来这个笨蛋,不算太亏。

“辰马,”银时背对着辰马躺在长椅上,昏昏欲睡的嘀咕了一声。“你偷亲我的事,我可都知道哦。”他那会可不是毫无感觉的啊。

这笔账,你打算怎么来还?

 

 

 

 

 

 

—End—

 

 



2014-07-04 /  标签 : 银魂坂银 23 4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