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星顺懂】【狙组大三角】海草02(2.27有修)

※CP:罗星X顾顺X李懂

※真·三人无差·每一位都喜欢俩·等边大三角

※金手指开且仅开给罗老父,私设原因罗老父没法受

※OOC属于我,美好都是他们的


02

 

 

罗星的公寓是三楼。

钥匙和吊牌一起挂在脖子上,放在内衣外面,贴着心口的地方。

李懂站在楼下抬头看着窗户,百叶窗半遮半掩,看不真切。他上次走的时候还是夏末,绿荫蒙蔽,这次回来就入了秋。身上的大衣有些单薄,怪冷的。

只是他解下的钥匙还发着烫。

比参加主狙击手结业测试时候的枪管,似乎还要热些。

钥匙转开锁芯,门后传来锁舌收回的轻响。

这声音……

李懂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拉门的动作猛地加快,同时身子飞快的蜷缩起来,躲向侧边。

顾顺比了个收枪的动作,吹了吹食指。

“毕业礼物,送你了。”

李懂嘴一抿,眼睛瞪着顾顺,像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

“顾顺,你别闹他。”

罗星叫了一声,走到门口这边,把李懂拉到身边,顺手接过他的背包,上下打量两眼。

衣服是新的,款式和实验室里的那几个小年轻穿的有点不一样,不过衬人,显得精神。李懂的小脸大概是在室内待得久了,肤色淡去许多,看上去更嫩了。他本来就显小,老家又是养人的,刚入伍那会,皮肤都比别人白一个色。连着参加了两次徒步拉练,才把皮肤晒成小麦色。只是基因作祟,太阳见得少了,肤色立刻就窜回去。

剜了顾顺一眼,李懂没说话,等罗星打量完,才上前单手抱着罗星。蹭着罗星厚实的臂膀,小声闷道:“星哥,我回来了。”

罗星揉了把顾顺的后脑勺,把他梳得整齐的头发毁掉大半。李懂也不恼,嘴巴咧着笑弯了眼。

这小模样,看得顾顺牙都酸了。还星哥!罗星不就是比他大个三岁么,他顾顺大李懂也有三年呢,怎么从来没得到哥的待遇啊。

想着还是偷摸着把手上的发射器收了起来。

这东西的声音和机枪上膛的八成像,顾顺刚刚就掐着李懂开锁的瞬间打了一发。直接把莫名其妙的李懂吓成戒备状态了。

“我再弄个菜,你先坐会。”

罗星朝李懂打了个招呼,又回案台忙活去了。顾顺趁机把李懂拉到一边的藤编沙发,几乎是摁着他坐下。

李懂烦他呢,赏了顾顺一个后脑勺。把背包里的东西往外拿。

罗星这装修好底子的时候李懂就来过,置办的居家都是照着三人份准备的,李懂连屋钥匙都串军牌上贴身带着,自然不会再背些用不上的。

“懂,李懂。”顾顺点了下李懂的腰窝,捏着嗓子喊他。见李懂被他戳得一僵,还是倔强的给他看那后脑勺。

得,李小懂同志真恼了。

于是探头探脑地瞅李懂翻出来的玩意。

一本红本本,顾顺眼尖,立刻就认出那是主狙击手训练合格的证书。边角还镶了金边,看来成绩不错,不然就是个普通版,拿不到这番茄炒蛋的精装版。几个他们日常训练的小玩意,还带了幅防风镜,也不知道背这么个大盒子回来做什么。

正嘀咕呢,就看到李懂翻了本书出来,花花绿绿的封子,一看就不是他们课程里的。

嘿,李懂这闷蛋也会藏书啦。

原谅他顾大少的脑子里,看见杂书就只会飘过某些内容,例如playboy什么的。

心动不如行动,顾顺长手一捞捏了过来。就见封面上书两个大字:傻子。

李懂在他旁边幽幽的问:“傻子,看嘛?”

顾顺随手翻了下,还真是个正经小说,意气阑珊地道:“不看。”

“哦,傻子不看。”

李懂拉长了音回一句,肩膀蹭蹭抖了两下,脸上笑得跟偷腥的猫似的。

顾顺这才琢磨出味来,这小子骂他傻子呢!

顾顺眼神瞥了下罗星,觉得这笔账不能现在算,他压低了嗓子贴着李懂的耳朵问道。

“罗星那伤,还没好呢?”

李懂身子往后躲了下。奈何顾顺揽他肩膀的胳膊是下了大力气的,轻易挣不开。

“手机里聊过,他说好的差不多了。”然后扭头看了下顾顺,大眼睛瞄他,里面跟带准星似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顾顺像是还没习惯这么有倾略性的李懂,跟他做观察员的时候是真有些不同。

“你刚刚,不是就单搂了他肩膀。”

那会就瞧见了,门口抱那一下,李懂的胳膊穿过罗星的手臂,最后费劲的撘在罗星肩膀上,避开了所有触碰脊椎的可能。

罗星是个打落牙也要往肚子里吞的主,除了表白那次,再也没勉强过别人任何事。他给顾顺联系的时候也就是,“恢复良好,生活自如”这八个字。至于他长达半年的复健期,在之前成功率只有30%的恢复手术,都是只字不提。

李懂默然。

他知道的其实也不比顾顺多。手术之前因为他是罗星的队友,又正好在港内轮休,实验室的医科主任把他喊了过去,絮絮叨叨说了一刻。李懂也就大致明白个他们要在罗星脊椎神经四周安装几根动力辅助神经,再给外部安装他的外动力骨骼做保护。没有排斥反应的话,理论上可以恢复脊柱神经和其他大部分部位的连接,数据推测能达成日常人体95%的动作需求。

他不可能告诉顾顺自己在医疗室外面,看见医生如何一根根切断重组罗星的神经。也不可能告诉顾顺这一切的过程中为了保证神经连接的准确性,罗星必须保持一半以上的痛觉感知。更没法说出他陪床的那十几个晚上,即使在睡梦里也把牙齿磨得吱嘎作响的罗星。

毕竟,毕竟顾顺喜欢罗星,远在他李懂爱上罗星之前很久,很久。

眼见着小豹子缩起手脚,顾顺捏着李懂的耳垂,戏声问他。

“想什么呢?”

“没……”李懂抬起头,冷不丁顾顺右手拇指擦过他下唇,干咧的唇纹擦着男人的指腹,突然就暧昧起来。

顾顺凑上来,亲了他一下。没亲嘴,就印着李懂左边眼睛上的那颗痣。

唇瓣下的眼球微微颤动,这安抚意味十足的动作,一下子就让李懂摇摆的心安定了起来。

顾顺正亲的高兴,冷不丁右边胯上被李懂掐了下。

退开来就看到李懂一本正经指指他左边的人鱼线,之前罗星掐他的指印大咧咧纹在小麦色的皮肤上。

“一边一个,好看。”

顾顺眉毛扬了起来,行啊,主狙了,能耐见长。

空气里突然飘来一股辣子香,打断了顾顺琢磨的教做人三十六计。

就看到罗大师傅勺子一抖,炒了花椒的辣子油淋在菜上,这道地道川味毛血旺,算是成了。

李懂是川渝的山里出生,最闻不得就是这炒料的香气,直被勾着鼻子凑到饭桌边上。这菜罗星做的是真地道,摆进川菜馆子里,师傅都挑不出错来。鸭肠牛肚炒的火候刚好,清脆爽口,油辣椒酥脆红亮,热油下锅炒的新鲜花椒香气四溢。

顾顺跟过去瞧了一桌子的菜,心里一紧。

毛血旺、白煮虾、韭黄炒蛋配一个鸽子汤。

好家伙,有备而来啊。

只是某人似乎还什么都不知道的。

眼见着被毛血旺馋得眼睛冒星星的李懂,顾顺觉得,罗星这人,心忒脏。

 

 

 

—TBC—

那啥……猪血、大虾、韭菜、鸡蛋、鸽子……都是壮阳的……另外……三人一张床……那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PS,大家对大三角的热情空前高涨啊…多年南极圈居民激动得都要流下热泪了……


评论(2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