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星顺懂】【狙组大三角】海草 01

※CP:罗星X顾顺X李懂

※真·三人无差·每一位都喜欢俩·等边大三角

※金手指开且仅开给罗老父,私设原因罗老父没法受

※OOC属于我,美好都是他们的

 

 

 

01

 

 

顾顺从浴室里出来,浴巾裹了个屁股蛋,笔直的大长腿加八块腹肌大咧咧露在暖气里,衬得身上新添的几道伤疤特别精神。

罗星分到的这套小公寓也就八九十来平,两室一厅,厨房做的开放式,特别敞亮。

“行啊,罗星,”顾顺啧啧称奇,“装修做的不错啊,自己弄的?”

厨房里忙活的人头也不抬,道:“同事帮的忙。”

完全无视顾顺明目张胆的小九九。

中路直攻看来不行,那就迂回着上。

顾顺歪着脑袋拿眼神掐了罗星一把,随便套了个长裤,光着脚把屋子晃悠了一圈。两个房间一个放着光洁明亮的不知名器械,估计是罗星待的那个实验室给配的。屋里就摆了一张床,一米八,海绵垫。

顾顺一挑眉,心里盘算了,回头这同事的名字要打听清楚。

就看到罗星宽肩窄腿笔直的指挥塔一样站在案台前,颠锅挥勺取材下料,一股行云流水调度自若的大将风范。

直把顾顺看得心里猫挠似的,痒啊。

只是有些人做事说话怎么着都带着一股子不着调,顾顺痒了一刻,居然背后伸手去掀罗星的T恤下摆。

罗星顿了一下,侧过身子手上不停,瞥了顾顺一眼。

“做什么?”

顾顺扭过头,莫名有点燥得慌。

“看看你那个动力脊椎。”怕是说的不够,又补上一句,“这玩意还真好用。”

“也没多好。”罗星熄了火,把煲好的鸽子汤从灶上拿了下来。“实验室里用着,上不了战场。”

这话说了就有些冷,只是回想起这一年多,就是顾顺这种心宽体长的,也不免啧啧瞠舌。

红海行动回来,顾顺跟着一队去看他。罗星那会焦炭似的面皮都惨白惨白的,唯一能动的脖子扭了一道,也没问队里少了的几个去了哪。咧了嘴似乎是笑的说了句,“等我出院。”

李懂听得眼圈都红了,顾顺好几个晚上训练完没敢去找他,就怕撞见这小子哭鼻子。

其实他也想挤几滴猫尿,可是眼泪上来半道就变了味,发酸。

一半是心里憋的一股气,还有一半……大概是记着罗星眼神在李懂身上多停的那么一秒。

顾顺知道李懂是个招人疼的,一队里他年纪最小,军龄却比后进来的庄羽还多上半年。只是队里都把他当老幺护着。一群人都跟杨锐不学好,个顶个赛老母鸡,护犊子比谁都凶。

可问题就在,他分明瞧上罗星的,不知道怎么的看着李懂也想疼。

那会子乱七八糟的事都挤在一块,罗星脊柱神经洞穿伤瘫了,医生说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恢复上半身,以后得坐个轮椅。蛟龙政委给他自己选,要不要正式调编进一队。委内瑞拉的训练营又近在眼前。

要不是那天罗星把他和李懂叫道病房里袒露心迹,顾顺可能生生要把自己烦死。

三十岁未到的顾大帅哥忆了会当年,就见到罗星已经烧好了几个菜,装盘上桌,摆的整整齐齐。顾顺只觉得比饭店里的大厨摆的还漂亮。看那爆炒腰花晶晶亮亮,爪子这刚伸出去呢连盘边都没碰到,就被另一只大手捏了回来,劲还不小。

顾顺抽抽鼻子,皮赖的样子半点没变,“我帮你试试味道啊,罗大厨。”

“我试过了,”罗星不为所动,“李懂再三十分钟就到。”

“罗星,我说真的,”顾顺这破脾气上来,看着罗星哪儿哪都不对付。“你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

罗星这才正眼瞧了顾顺一下。

说起来他们俩除了上次医院里那一次,有一年没见上。李懂参加了主狙击手的训练,偶尔入港修整下还能碰个头。

只不过罗星笃定顾顺的感情,就和笃定他自己的一样。

他顾顺从来没哪点不如罗星的。枪法也好,感情也是。

所以顾顺这么抗议他偏心,还是头一回。

罗星眯了眼,阳光透过百叶窗落在顾顺干燥紧绷的皮肤上,莫名有种皮革的质感。

像是罗星握了多年的枪托。

顾顺觉得自己好像打搅了一头沉睡的雄狮,罗星那漆黑的眸子落在他身上,直叫他背后的鸡皮疙瘩都立正站好,下一秒就能起步跑了。

然后他就被罗星按着胯推到了墙上,昔日的王牌狙击手捏着他的下巴就凑了上来。

干净利落,半点也不拖沓的吻。

罗星的棉T擦着顾顺的胸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隔着一层布料似乎也能传进顾顺的耳朵。胯上的虎口还带着茧,按着他止不住的想要扭腰。就是不想在罗星面前跌了份,忍着若有似乎的痒甚至还顶了顶胯。

只是等罗星挤进他嘴里,卷着他的舌头吮吸摩擦的时候。那些个份啊面子啊,统统都长了翅膀飞得干净。男人的鼻息喷在他脸上,热热痒痒的。想他顾顺自诩队里老司机,黄段子跑火车从来没输过,这种阵仗哪有输的可能?

于是他们就像两个互相吞吃的蛇,唇瓣大张着相互摩擦舔弄。罗星绞着他的舌根,顾顺就擦过他的下唇,罗星按着他的胯,顾顺便搂了他的腰。下巴被人按住,他就揽了你的脖子。这各自扭动的躯体越贴越近,直把彼此都紧紧挤压着,揉搓着,几乎擦出火来。

顾顺终究还是吃了后手的亏,战场都在他的这边,风卷残云的被罗星呼啸扫过,留下一腔的热麻酥痒。就连口里的津液都被那家伙津津有味的吞吃入腹,直把顾顺吻得口干舌燥。

“味道怎么样?”

罗星退开了点,心满意足的抬眼瞧他,那神色几乎是在笑了。

顾顺捂了嘴,好像火辣辣的唇瓣就不会发红一样。

“好的很。”

肚里却在腹诽,罗星你个大闷骚,看他下回怎么讨回来。

“行,你尝好菜就等李懂回来再开饭。”

……

去你嘛的尝菜!李懂你快给我滚回来!

 

 

 

—TBC—

 

※莫名high了正剧……其实只是个PWP

※这么魔性的CP大概只有我吃吧……冷出银河系

 

 

 


评论(2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