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蟹黄包 段子1




“啊啊啊,螃蟹,你府里的饭菜可是真香啊。好吃,好吃。”
包拯捧起碗来,筷影翻飞,好似几百年吃不得饱饭的闲汉,一边吃还一边大嘴不停,到豆子似的和庞籍拉着家常。
“嗯嗯,这道洗手蟹,调汁鲜而不腻,香而不寡,只有螃蟹你家才有这样的美味。”
庞籍起先还不兴得搭理他,听得包拯这马屁拍到天上去了,嘴角一掀,眼神晶亮,倒似要笑起来。
那样子,包拯不由得停了筷子。
那样子,就像是他的死螃蟹一样。
庞籍的眉眼舒展开来,恰似少年肆意那年,他说:“包拯……”
包拯呆呆看他,一时恍惚流年,他挺直了背,只为看清庞籍眼里的那抹微光。
是不是,他的死螃蟹。
“相爷,诸大人都离府了。”
那马夫不知道什么时候折回花厅,似一道影子。站在门槛处躬身回道。
相爷,相爷。
庞籍再一张眼,那年风流开封的少年公子全没了影子。
是了,他再也不是包拯的死螃蟹了。
他是庞相,这大宋庙堂上,除君以外群臣之首。
“包大人,请慢用。”



emmmmmmmmm,就这么多,想到多少写多少哈~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