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白戬】斗鸡走狗-08(重修版)

※原来的08非常不满意,该交代的信息都没交代清楚。文字的氛围也乱七八糟……实在是接不下去只好推翻重写。

※保留原版七百来字,重写了三千。自我感觉读起来通顺一点……_(:з」∠)_如果有小伙伴还记得之前的内容,欢迎给我点阅读意见。


8

 

 

 

门外天光大好,晨曦初照雪梅香。

哮天犬横在门沿前面,有道是春寒料峭,那短毛细犬的身子不由得瑟瑟发抖。

“哮天犬,莫闹,让我出去。”

杨戬收了折扇银甲,只着青白布衣,哭笑不得瞧犬儿耍赖。

“主人,那狼妖也不知道跑去哪里,您的法力不能浪费。”哮天犬只小声嘀咕。“浪费也不能用在太白星君身上。”

“如果他不是为了抵挡狼妖的法器,何至于受伤。”

杨戬只温声和哮天犬解释,心头也是一动,想那太白星君趋利避凶,平时一副俗人做派,关键时候倒有些担当。

哪知道这一话说出口,哮天犬更急了:“主人,为何旁人受伤便是须得照顾,而你耗费心力却从未见人体谅。”

杨戬抿唇似笑,眸间波光:“好了哮天,你说这么多。莫不是吃醋吧?”

言罢拖了哮天犬的下巴,轻挠数下。

哮天犬被他挠得尾巴都直了,让杨戬寻了缝便走个没影。

他,他堂堂犬仙!吃什么也不会吃醋啊!

 

杨戬进来的时候,太白正对着铜镜龇牙咧嘴,只见他的银白须发间夹杂不少墨色发丝。那黏作眉毛的月兔白毛这会也落了个干净,露出他刀刻般的眉峰,显是一种斑驳的灰色,银丝与黑毫相间,猛一看顺眼不少。

这眉毛倒是正常了些。

揉着被狼妖印了一掌的胸口,低头就见个狗爪印子。

今年大概是五行犯狗,和狗腿子过不去。

太白想得入神,全没发现杨戬已进屋,只穿了一身里衣大敞,隐约露出了后腰的皮肤。

杨戬心中一动,神目不知何时已开,朝太白扫去。却见得神目视野内,灰蒙蒙薄雾一般,片片耀白羽纹从太白的皮肤之下浮现出来。

其形状古朴野旷,纹路走势却细腻婉转,浑然不似当代之物。

待要细瞧,太白已经披上法衣,虽是幻化了凡人模样,却还是富贵非常,和杨戬的素衣差了不知凡几。

只见他作揖赔笑:“杨二郎,这一大早的来找我,可是有事?”

如今他们借住在沉香家内,小玉常来这里,只对村内人说是沉香赶夜路遭了野兽,被杨戬太白所救,便留了二人在家中致谢。

杨二郎便是杨戬的化名,太白在凡间声名不显,便报了本名李长庚,倒也自在。

“李兄受伤不轻,不如让我看看,或许能早些好全?”

那语气虽然是问话,却不像是要等太白回答的样子。

太白一阵胃痛,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杨戬这般身份,怎劳烦得他来给自己瞧伤。何况太白这身体,也有些特别之处,不愿给杨戬探查,便想推脱了。

“不碍事不碍事,我这点伤过两日就好了。”

杨戬笑笑,虽是客气可还带来三分真,“我的家事连累了星君……”

太白眼轱辘一转,道:“那妖怪作恶,祸害的是凡间苍生。我这是见义勇为,见义勇为哈哈。”

杨戬看他眼睛清亮却眼神闪躲,心知这人已经把狼妖所说和三圣母之间的关系想得通透,不过是不愿意沾染麻烦,不肯同他挑明罢了。

想到太白星君和太上老君这些年在天庭的做派,倒也不再纠结。

太白擦了一把冷汗,心道还好他机灵啊,若是让杨戬知道他已晓得沉香的身份,免不得要被敲打一番。他的腰还痛呢,那司法天神大殿的大柱子可压得他够呛。

“其实我来,还有一事要请教李兄。”

“坐下说坐下说。”太白拉着杨戬凑坐在桌边。

“狼妖的妖丹还在沉香体内,我试了几次都无法取出,只怕时间久了那妖物还要找来。”

杨戬不欲更多人知道沉香,可他又确实没什么法子。揉了揉额头,把那些年仙山学艺的回忆翻了个遍,实在是觉得自家师傅除了武力破解就没给他想过第二个辄。

“这……”

太白低头缩脑,心中打鼓,直说跑吧跑吧。

自打碰上他们舅甥两个,不是眉毛被剃就是出门挨打。惹不起惹不起,还是躲远些的好。

“星君位列西方行走,想来见多识广。”

太白头一回这么近地瞧着杨戬,只觉得他那眼睛清亮,声音也好听。

就听见有人说:“你放心,我一定想个万全的办法。”

等等!刚刚是谁说的话?

 

太白虽然悔得肠青,可应承下来的话却不是打算不做的。

这日午后便跟着杨戬去了沉香房里。

农家床铺本就单薄,刘彦昌父子许是不会打理,冬日的床褥也未换洗。更显得窝在脏旧被褥里的沉香瘦小可怜,他回到刘家村也不过三五日,整日里被这妖丹折磨得昏昏沉沉,意识清醒的时刻不过三五盏茶的功夫。连睡梦里也不见得好过,眼下青黑愈发的深了。

太白暗自叹了口气,也罢,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娃娃,就帮这一把。

小玉眼巴巴看着太白和杨戬二人,沉香不醒,这两个仙家也就不兴遮掩身份。

只见那太白星君拂尘扫过,沉香身上便蒙上层莹莹薄光,片刻后两处光晕彰显,一在心脏,一在丹田。微光如游鱼般聚散不定,拂尘不时若蜻蜓点水,几番之后游鱼散尽,只留下树根般交错的脉络,似乎因与心脏相连,竟也一张一弛得犹如脉动。

盯着那最终成型的脉络看了半晌,太白才抬起头,皱着眉头示意杨戬跟他出去细谈。

小玉见他施展手段,那脉络似经脉又有差异,两人出去之后也恐触及仙家密闻,终究还是留在了屋内。

“星君,沉香这事……”出门不过三五步,杨戬便转身催促。

“你先听我说,”太白揉了揉眉心,恰好按在他额上金星。“那内丹已经在沉香体内扎下了根,要不伤凡胎肉身,外力是无法挪出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却没有吸食沉香的血肉。”

“那就是说,暂时无碍?”

杨戬面上不动,心中却松了口气。妖兽喜食血肉,这妖丹若是安稳,就不妨事。

“这妖丹虽然没有吸食血肉,但他影响的是另一个东西。”

“何物?”

“……经络。”太白双手拢袖,捏紧了拂尘,“如果我想的不差,这妖丹,是在把沉香的经络,改成狼妖一族的模样。”

便是杨戬,听闻这话,也不由得露出惊怒之色。

经络于凡人干系体态康健,于仙班干系道行法力。这颗小小的妖丹竟然有能耐改天换地,化人为妖。

太白平日里虽然散漫,这般大的事情上却不会妄为,只说。

“我一时也想不出对策。可妖族修行乃至身家性命皆系于妖丹。那只老狼,或许有些法子。”

 

“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让那狼妖来救。”

这大半夜里,小玉撑着额头猛地一扎,险些撞在老树根刨的案几上。回头就见到满头大汗的沉香咬牙恨声,便是喉咙里还嘶嘶地喘着气、眉头紧皱眼张不得,也要叫嚷出这话来。

这一声嘶吼直如千百片刀子,来来回回地挫着小玉的心。连忙扑到沉香床沿,按住了少年人挣扎起身的狼狈身子。

“你这是做什么,就是,就是真做了妖又如何?我不也是妖么。”

沉香扑腾了数下,发现自己竟然连小玉都挣不过,双手的拳头死死捏着,哑声哭道。

“他杀了我爹,杀了我爹!”

他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不论父亲管教如何,始终是他唯一的亲人。

他想报仇,想杀死那些该死的狼妖。

他怎么能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东西!

小玉不知道沉香究竟听见了多少,自中午到这午夜,少年看起来似乎一直和前两日无甚区别。可叹此刻杨戬和太白都不在屋内,沉香这般闹腾,难道是察觉了那两位仙家离开,这才爆发?

只见沉香一边哭着,一边浑身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痉挛。小玉心里痛得几乎也要落下泪来。

“沉香你这个呆子,你爹现在还有救,你要是这样,谁去救他!”

“你说什么?”

刘彦昌的死讯是杨戬亲口告诉沉香。小玉在地府里隐隐约约听见刘彦昌和二郎神之间的恩怨,虽然心疼沉香,之前也实在是不敢开口。可眼下沉香一幅连性命都不要的样子,小玉实在是顾不得了。

狠下心一五一十将刘彦昌在地府的处境倒了出来。

“……因而,你爹虽然肉身没了生机,可他应有的二十四年阳寿未到,更不会转生。只能,”小玉撇过头,实在是不忍继续说下去。“只能日日受那五体不全,烟熏火燎的苦楚,待到阳寿耗尽,才能入了轮回。”

少女忧心的眼神落在沉香的身上,此刻这少年人却没有了片刻前的愤怒和冲动。

他牵住小玉的手,轻声说:“小玉,多谢。”

谢你不曾瞒他,谢你情愿助他。

小玉定睛瞧着沉香,似乎第一次好好看着她这年少的情郎。少年人的眼睛深沉而坚定,好像大海藏起了风浪,高山躲进了云端。

“我们这就,去地府吧。”

 

“好,好个刘彦昌。”

听完哮天犬交代的情况,杨戬怒极,天目自发隐现,手中扇骨都被捏出脆响。

他趁着夜色驾云把小华山一片细细找了过来,都没发现那老狼妖的藏匿之处。这般直到清晨才回到沉香住处,竟得知了沉香与小玉一同去了地府。再想到那日刘彦昌地府内木讷诡异的行径,对这个骗走妹妹的混蛋更是厌烦。

一旁的太白抖抖白发,那背骺得更深了,生怕被杨戬的台风尾扫到。

他要是知道晚上打坐疗伤能错过这么大的事,太白哪里敢去晒月亮啊!

哮天犬那个蠢狗、笨狗、猪队友!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好好看着沉香,居然让他在狗鼻子底下溜走,改名叫啸天猪好了!正好和猪八凑一对。

“主人,这是要去哪里?”

见杨戬转身出门,哮天犬急忙跟上。

“哼,小玉一个狐妖,出入阴司没有阻碍,可若要带着沉香,必走酆都鬼门。”杨戬伸手一招,化来朵祥云。“哮天犬,随我去酆都。”

太白心中咯噔一声,他也算是和二郎神同殿共事了两千年,何时见过他这个样子。

神思震动,怒难自持。

神仙什么时候,能做成这个样子?

“二郎神,此事我不该过问,可是你找到了沉香,打算如何?”

太白知道自己拦不住杨戬,只能硬着头皮问上一问。

杨戬回道:“将他带走。”

“那刘彦昌呢?”

却见二郎神回过头来,不声不响,只冷冷地勾了嘴角。

太白还是忍不住,张口劝道:“哎,父子亲情,沉香想要救回父亲也是人伦,你何必……”

“刘彦昌一个凡人本已身死,沉香既是凡人,就该认命。”

太白看着杨戬留给他的背景,不禁叹息。

认命,你当年,若是肯认命,怎么还会有那被劈了个粉碎的桃山。

脑中万千思绪略过,太白后退半步,像是并未察觉杨戬隐隐的等待。

“二郎神,沉香体内的狼妖内丹之事尚未解决,你……路上小心。”

“你去哪里?”

望着杨戬愤怒却冷静的眼睛,太白笑着说:“李某要去讨个人情。”

你虽然顾不得,我却还是,要帮你守了这情分。

仙家无情,你还有这血亲可待,怎忍心见你们,互相记恨呢。

 

 

 

—TBC—

 


2017-12-19 /  标签 : 鼠猫衍生白戬 7 5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