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茶

最近墙头:开封奇谈·包庞·鼠猫、白戬

鼠猫 碎念杂记

*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写的了…没什么成文的心情就这么放出来吧



勾了他的掌心方寸,那人甩开手掌
玉堂,光天化日
猫儿,这可是夜里
说罢收了那嬉笑脸面,傍他身侧,轻声哼唱

猫儿,你看那边包大人
什么?大人怎会来这…
冷不防腰间细肉被只老鼠爪子掐了一把
那一面几盏花灯零落,哪有包大人的影子
白玉堂!你就不能憋会
憋坏了你要是跟人跑了我可不划算
好猫儿,猫大人,就去那桥洞嘛
…嗯
他,二十出头的年岁,也是好奇的

被那人压在石沿上手指挖弄得腿软的时候,展昭哪里还不知道,这老鼠根本就是盘算好了
鼻间幽兰香气,可不是白玉堂用惯了的那盒
你…你轻些
嘿,猫儿你可不知道,这,最是良宵苦短,慢不得
展昭吞了口津,只觉得喉里火燎一般干痒,恨不得痛饮一盏梨花酿才好
唔,这老鼠,怎,怎么又大了
展昭是又累又软,眼前一片白晃晃夜沉沉,脑子里也不知怎么了迷瞪起来
索性是一拧腰,松了抵着桥洞的手,自个儿扑腾得面对了白玉堂
白五爷忙吐了一口浊气,这猫儿腰拧得紧巴,那力道差点勾得他先交代了
这还不算,展昭一双臂膀环在五爷肩上,也是被这一下刺激得壁松肉软,哼哼唧唧的抖着腰,好不可怜
猫儿你…
见这老鼠还要污言秽语,展昭红着耳朵索性一把堵上了他的嘴巴
哎,梨花酿这不就有了
就是尝起来有点女儿红的味道

牡丹花开,最是情浓艳芳华



2017-12-14 /  标签 : 鼠猫 28 7  
评论(7)
热度(28)